唐書琨皇族的優幽品質     19825     號外
 
 
 
 
Visually 唐書琨的確很突出﹐相信任何一個識得他的人都會同意。 
 
當然﹐我不是單指他那副永遠掛在鼻樑上﹐差不多已成了他身體一部份的黑眼鏡﹐唐書琨叫人欣賞、折服的地方﹐絕對不是他有廿四小時戴黑眼鏡的習慣那末顯然易見﹐我的意思是﹕譬如把「sophistication」這個字用在他身上就最貼切不過。事實上﹐如果有人不識得 sophistication 怎樣解釋﹐叫他看看唐書琨﹐會比查字典更具體﹐更容易明白。世界上假若沒有了唐書琨這類人存在﹐我想 sophistication 這個字也就失去了意義。 
 
無論在什麼時間﹐什麼地方見到唐書琨--在他土瓜灣的工廠、在他加多利山的寓所、在 Regent 的咖啡座、在嶺南會所的雀局﹐在嚒囉街的古玩店 …… 十年如一日﹐他始終都是穿著、表現得那末得體﹐絲毫沒有因為環境、時間而折衷了他獨特的風格。 
 
celebrity game 玩到荼薇的今日﹐最有資格做「靚人」的唐書琨仍然堅持住他 low profile 的原則﹐我們可不能不折服了。 
 
也許唐書琨最吸引人的地方正是他的低調和 publicity shy﹐令他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他的不苟言笑﹐真叫人很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他要什麼﹖ 
 
有一點無可否認﹐所有曾經在唐書琨公司工作過或合作過的人﹐都衷心佩服他底美術和設計才華﹐像張叔平﹐就對唐書琨的顏色調配佩服得很﹐而今次我們得以訪問唐書琨﹐亦是多得張叔平從中穿針引線﹐不厭其煩說服他出來談自己﹐而唐亦終於肯用他馳名平淡、低調深沉﹐沒有抑揚頓挫的聲調﹐一一回答我們的發問。 
 
在訪問之前﹐先來一個簡無可簡的簡介﹕ 
 
唐書琨﹐David Sheekwan Tong﹐中年、原籍雲南﹐現在的主要事業是經營成衣出口。 
 
我早聞唐書琨在顏色方面的天才﹐所以訪問第一句便問他是怎樣訓練他的 color sense 
 
唐﹕我想很多東西是天生的﹐我大學讀藝術的時候﹐曾經有一個為期半年的顏色課程﹐結果我在兩個星期之內把它完成﹐而且還教其他同學這方面。 
 
鄧﹕你是在那兒讀 art 的﹖ 
 
唐﹕三藩市。 
 
鄧﹕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 
 
唐﹕是的。說起來很奇怪﹐本來我是申請了去 Texas 那處讀建築的﹐我從小就對建築很感興趣﹐但到了三藩市﹐發現到有間 SFAI﹐鍾意到不得了﹐連 Texas 也不想去﹐我申請那間學校的獎學金﹐想不到又給我拿到﹐於是我便留在三藩市讀藝術。 
 
鄧﹕主修些什麼科目﹖ 
 
唐﹕PaintingsCeramics 等等。 
 
鄧﹕我聽人說你在巴黎設計布料很有名氣﹐你怎會去了巴黎﹖ 
 
唐﹕我讀書的時候﹐很 artistic bohemian﹐話去那兒就去那兒﹐我曾經拋下書本﹐跑去西斑牙住了半年。你話奇唔奇﹐我一句西班牙文也不識﹐又居然找到一份工﹐在間百貨公司的美術部任職﹐負責些窗櫥設計之類﹐可以說這是我第一次和時裝扯上一點關係。 
 
鄧﹕巴黎呢﹖你什麼時候去巴黎﹖ 
 
唐﹕還欠一年畢業﹐也不知怎的我就去了巴黎﹐住在一間很便宜的小酒店 …… 
 
鄧﹕一粒星的酒店﹖ 
 
唐﹕連一粒星都不如﹐當時十分窮﹐吃乾麵包渡日﹐後來去些 art agent 接些散工回來做﹐主要都是美術設計﹐其中我做了些布料設計﹐在當時來說﹐很創新﹐都是以前沒有人做過的﹐所以十分成功﹐而找我設計布的人也越來越多﹐於是我索性自己開了一個 studio﹐專門設計布料。 
 
鄧﹕你又怎會從巴黎去了紐約呢﹖ 
 
唐﹕其實我真是一點也不喜歡紐約﹐我在巴黎的時候有一個美國客 Concord Fabrics﹐很欣賞我的東西﹐叫我每月去一次紐約幫他們﹐但不夠六個月﹐我已經覺得飛來飛去太辛苦﹐便不做了。然後有一晚那個老板突然打長途電話來﹐叫我去紐約長住﹐幫他做﹐我在巴黎有自己的 studio﹐生意不錯﹐當然不肯去﹐便隨口說要週薪一千美元才肯去﹐一千美元在十幾年前已是一個很大的數字﹐誰不知那個人竟一口答應﹐還幫我在 Manhattan 最好的區域找房子﹐我再沒有藉口推辭﹐只好結束了巴黎的 studio 跑去紐約試吓﹐結果一住便是三年。想落我一生中最後悔就是結束了巴黎的 studio 
 
鄧﹕你在什麼時候回到香港﹖ 
 
唐﹕在紐約三年之後﹐我回來香港﹐當時我妹妹 Cecile (唐書璇) 鼓勵我留在香港發展﹐於是我試吓﹐在香港學做時裝出口生意﹐開了 David and David 
 
鄧﹕你自設工廠﹖ 
 
唐﹕未。只是在我尖沙咀的房子間出一個小地方做寫子樓﹐請一個女仔幫手﹐對我來說﹕這完全是一個新的開始﹐我自己支人工一千元港幣一個月。試想想﹐我一向拿開五六千美元一個月﹐突然間拿一千元港幣﹐想起來真不知當時的生活是怎樣過的。所以當我見到我有些下屬在 complaint 的時候﹐我就會說﹕You must prove your talent and ability before you can get anything 
 
鄧﹕你給我的感覺是十分注重 designtaste﹐不單止是在你的職業上﹐你日常生活的一切小節﹐都要符合 good taste 的原則﹐對你來說﹐究竟什麼才算是美﹖ 
 
唐﹕任何一樣東西﹐我都會先看它的 shape 和顏色﹐我認為﹐美的東西﹐shape 一定要 sensitiveperfect 再加上品味和氣質。 
 
鄧﹕怎樣才稱得上 perfect 
 
唐﹕很難講﹐我想例如 proportion﹐和形狀的每一細節都很重要。 
 
鄧﹕顏色呢﹖你喜歡那種顏色﹖ 
 
唐﹕所有的顏色我都喜歡﹐各有各的美麗﹐視乎你怎樣運用它們。 
 
鄧﹕我總覺得你是喜歡深色的﹐你的房子就十分陰暗。 
 
唐﹕不一定﹐我的房子深色是我想營造一種寧靜的氣氛·今天我不是穿一件很淺色的恤衫嗎﹖你猜不到我會穿這種顏色吧﹖ 
 
鄧﹕你是否很注重衣著﹖ 
 
唐﹕以前我在巴黎的時候﹐真是十分講究時髦﹐什麼都跟到足﹐但現在我已沒有怎樣理會今年流行什麼﹐只求穿得自己舒適就算﹐不過我也不能完全忽視潮流﹐雖然我不會走到極端﹐我的衣著起碼也要給人 fashion 的感覺﹐好使我的客人對我們公司有信心。 
 
鄧﹕你的衣服是在那兒買的﹖ 
 
唐﹕以前多數是去歐洲時買﹐現在很多時候都在香港買﹐這幾年香港多了很多選擇﹐像 Green and FoundGiorgio Armani﹐不過價錢太貴了。 
 
鄧﹕很多人都不能負擔太多金錢去買名牌貨﹐你提議他們怎樣選擇衣服才穿得好看﹖ 
 
唐﹕最重要是自然﹐shape 無妨新一點﹐但不必太注重潮流﹐只要不礙眼就可以﹐總之越簡單越好。男孩子一件 T 恤、一條牛仔褲、一對波鞋巳經好看﹐不需要太多東西﹐但女孩子就一定要作多些打扮才漂亮。太簡單便沒有吸引力﹐不過最重要是適合自己的個性、風格。 
 
鄧﹕有那些時裝設計師是你喜歡的﹖ 
 
唐﹕那些意大利 designers﹐他們的品味和我比較接近。 
 
鄧﹕其他呢﹖ 
 
唐﹕美國的 designers 最近幾年很特出﹐尤其是在casual wear 方面﹐像 Ralph LaurenPerry Ellis 都十分有天才﹐日本的﹐我總是覺得他們不夠 original﹐但 Issey Miyake Collection 卻非常的有新意和品味﹐至於法國呢﹐我認為他們的設計家大多數走極端﹐在 presentation 的時候是非常搶眼·但大部份的時裝都很難穿著。 
 
鄧﹕在香港﹐有那個人著衫你認為好靚· 
 
唐﹕我覺得那個

上一篇:1982 郭志怡 — A Fairy Tale Comes True

下一篇:1982 原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