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確信﹐這的確是我的音樂會         1980 10          號 外

 

 

 
《六十年代香港樂壇音樂會》在很多個月前已開始籌備﹐但懶散的我一直都沒有實際地參與工作﹐事實上﹐我對這個音樂會有點抗拒﹐可能因為過去幾個月我在朋友的詢問下﹐重覆得太多 Teddy RobinMichael RemediosJoe Jr.Sam Hui 這些名字﹐講到我自己都發悶﹐所以音樂會還未開始﹐我已經有發惡夢的感覺。
   
八月三十號晚上﹐即是音樂會的前一晚﹐我去跑馬地 Audio-Visual Technique 探岑建勳﹐他剛好趕起開了幾晚通宵完成的 slide show﹐便優先放給我看。這個 slide show 是音樂會的序幕﹐形式是照以前香港電台每周競猜最受歡迎歌曲揭曉節目﹐找不到嘉蓮小姐﹐便由詹小萍客串主持﹐在播放十首歌曲片段的時候﹐舞台上的四個銀幕分別隨著節拍﹐打出各種不同的懷舊幻燈片﹐當播出第一首 Platters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的時候﹐銀幕上淡入一張褪色的尖沙咀火車站幻燈片﹐跟著林翠、葛蘭、仙杜拉蒂、希利米路士等相繼出現﹐那一刻我巳經深深被那聲光所感染﹐跟著的 I Will Follow Him、貓王、白潘、Ricky Nelson、保羅安卡 ……﹐一下子﹐以往所有傷感、甜蜜的回憶都一一浮現眼前﹐然後我確信﹐這的確是我的音樂會。
   
三十一日的早上﹐天下著毛毛雨﹐我先把一張票子送給王愛明﹐然後約在十一時趕到大專會堂看綵排﹐從吳錫輝數起﹐港台的 DJ 都差不多到齊﹐個個穿著他們的運動衣制服﹐Ray Cordeiro 當然少不了﹐他正在和岑建勳不知談些甚麼。
   
那時候﹐舞台的裝置已經七七八八﹐主色是黑和銀﹐簡單得來很有以前 pop show 的味道﹐工作人員忙著把 Lucky DipSoundbeat 67 等字句掛上 hanging bar 上﹐而 Robert Lee 正在練他的首本戲 Papa O Mama﹐森森坐在最前一行替丈夫打氣﹐不過最辛苦和最賣力的還要數在幕後不斷大叫 Papa O Mama backing vocal 陳國新。
 
旁邊的盧玉瑩告訴我蕭亮一早已經練完﹐走了﹐這時 Sam Hui 穿了綠色緊身 T 恤和牛仔褲行入來﹐視察一下場地﹐不到三分鐘又走出去﹐他的綵排時間是下午四點﹐今天 Sam 顯得精神飽滿﹐完全不似《念奴嬌》唱片封套般憔悴。
 
                        Samuel Hui
   
不久我的兩個弟弟又跑來趁熱鬧﹐我的大弟弟準備試用他的新相機﹐最小的弟弟則帶同那本特刊來找歌星簽名﹐他今年十八歲﹐但卻出奇地喜歡六十年代的舊歌﹐我的舊唱片全都給他拿去聽﹐今晚的音樂﹐他肯定是最興奮的觀眾之一。
   
趁著中飯休息的時候﹐我們三兄弟和岑建勳乘機溜出場外去商台送票子給俞琤﹐俞琤不止一次問過我們拿票子﹐雖然我們本身的贈券有限﹐但俞琤和《號外》曾經有一段淵緣﹐當我們還是無人知曉﹐還在掙扎 (當然現在仍是) 的時候。俞琤每天早上在收音機免費義務為我們宣傳。甚至自己出錢津貼聽眾訂閱《號外》﹐也許後來俞琤變了很多﹐正如《號外》也變了很多﹐但她這種雪中送炭的關懷﹐當時的確給過我們很大的鼓舞﹐而我們從來沒有忘記﹐所以今次她想看這個音樂會﹐我們是絕對要送她票子。
   
外面還下著大雨﹐在商台星期日冷清清的飯堂裹﹐對著俞琤﹐我忽然有點「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回到大專會堂﹐發覺我的父母親也來了﹐他們一向對《號外》都很關心﹐愛屋及烏﹐所以今天下午也特地來瞧瞧﹐看我們攪甚麼鬼。
   
飯後第一個綵排的是岑南羚﹐很有職業歌手風範﹐唱貓王的〈Surrender〉的確有一手﹐「他是五十年代的。」我忘記了誰在我耳邊說一句。
 
                              蕭 亮
   
然後輪到關正傑和何國禧﹐本來是首先由 Sam Ho 唱〈April Love〉﹐然後他介紹 Michael Kwan 出場兩人合唱﹐但因為〈April Love〉的 chord 太復雜﹐樂隊事先又沒有準備﹐結果只好放棄﹐而我們亦失去了聽何國禧唱白潘一次難得的機會。
     
Sam Ho Michael Kwan 二人都是出奇地低調﹐見到他們呆若木雞坐在觀眾席上等上台練歌﹐實在令人忍不住要笑起來﹐但他們的低調更加加重他們本身的傳奇性﹐特別是不知經過多少年沒有合作﹐一旦重新在台上相遇﹐足以叫所有在場的工作人員 / 旁觀者屏息靜氣﹐他們一口氣唱出五首 medley ——Green Leaves of Summer〉、〈Sealed With a Kiss〉、〈Roses are Red〉、〈Tammy〉及〈Save Your Heart for Me〉﹐乾淨俐落﹐唱完之後﹐台下爆出如雷的掌聲﹐而他們面上依然是木無表情。
   
跟著那群 cream of the concert 陸續登場了﹐而台下的 Uncle Ray 亦開始顯得有點緊張和興奮﹐首先 Anders Nelson 上台練他幾首歌﹐包括〈I Still Love You〉及〈A Whiter Shade of Pale〉﹐中年發福的 Anders Kontinentals 時代的他變化不大﹐就是體重增加﹐但他的歌藝卻有顯著的進步﹐一曲〈A Whiter Shade of Pale〉唱得出神入化﹐比以前更有韻味和感情。
 
                                          Anders Nelson & The Kontinentals
   
小祖在三點多穿著一件米奇老鼠 T 恤入來﹐見到在座那麼多老面孔﹐一時間十分激動﹐親熱地擁著 Uncle Ray﹐又和 Michael Remedios他們聊天﹐就像回到以前 pop show 時代﹐再來一次吧﹐Joe
   
我最小的弟弟跑去找小祖簽名﹐小祖問如果他再灌錄〈Here's a Heart〉﹐我弟弟會不會買﹐我弟弟說一定買。
 
                            Joe  Jr.
   
梁淑怡在下午也出現過﹐但在當晚的節目她只是接受訪問﹐不會唱歌﹐所以沒有參加綵排﹐只是在台下和關正傑、Sam Hui 等人八一輪。
 
很多樂隊以前的隊員都有來捧場﹐Mystics Clifford Yim 帶同妻兒來看 Michael Remedios 唱〈Summer Time〉﹐Lotus 以前的鼓手「老鬼」(張英) 更上台打搖鼓為 Sammuel Hui 坐陣﹐似乎只有 Teddy Robin 是以獨行俠姿態出現﹐但見台上台下三五或群﹐互相交換近況﹐葉德嫻則在到處撲票子﹐她說大不了今晚就坐在地下看。
 
   
不少娛記亦有來「採訪新聞」,他們的職責似乎就是將他們的「許冠傑」團團圍住﹐大量謀殺菲林﹐當然他們當中大部份連 AndersJoe Jr.Sam Ho 等人是誰都不知道。
   
MichaelJoe Jr.Anders 練完他們 Sweet Soul Music-set之後﹐就輪到 Samuel Hui 上台﹐Wallace Chow 登時緊張起來﹐和其他幾個伴奏樂手夾定唱〈Happy Together〉的和音﹐我不知阿 Sam 重唱英文歌的感受如何,但稍後他和 Teddy 兩人合唱 Beatles Medley 的時候,確是生龍活虎﹐兩人都施展出混身解數﹐而下午的綵排亦到了一個高潮。
 
   
稍後 Teddy 靜靜告訴我﹐他仍未算搏到盡﹐準備到晚上才戰到底﹐這時葉德嫻已撲到兩張票﹐是樓上的﹐高興到不得了。
   
陳欣健是最後到的一個﹐他趕拍了一天戲﹐剛剛收工﹐到場時巳筋疲力竭﹐汗流浹背﹐但仍把他兩首歌練好。一唱完﹐又匆匆趕回家去睡一會﹐那時已經是黃昏六點﹐距離音樂會還有兩小時。
 
                                                                                 陳欣建 --- (右二)
   
一百元一張票實在不算便宜﹐比在利舞台聽外國來的歌星還要貴﹐但奇怪﹐當晚到場的觀眾都是穿得樸樸實實的﹐完全找不到扮嘢人士﹐我相信他們都是一心一意來聽音樂會﹐不是社交。在入場的人群中我見到 Lotus 以前的 Albert Lee 和女友 (已不是 Gidget Yu)﹐後來 Sam 在台上開了 Albert 一個玩笑﹐從語氣中﹐他顯然不知道 Albert 是當晚的座上客。
   
幕開慢了十幾秒﹐於是觀眾看不到最傷感的第一幅幻燈片﹐氣壞在 control room 的岑建勳﹐但他和 Kenneth Cheung 的心血並沒有白費﹐整個 slide show 的感染力依然很強﹐尤其是到最後播「冠軍」歌曲 —— Connie Francis 的〈Where the Boys Are〉﹐四個銀幕開始打出一張一張以前香港各隊著名樂隊的照片﹐一個個可愛的笑容﹐實在令人有無限感慨﹐剛好 set 了當晚的 mood
  
伴奏樂隊用一首 Shadows / Ventures medley (Ap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