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錢瑪莉怎樣寫她自己和她身邊的朋友

 
錢瑪莉
我是屬於那類「too good to be married」的女人﹔我的威勢、我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我的美麗、高竇和單身﹐但假如我的美麗一旦消失﹐那麼我的高竇和單身就會馬上失去了意義﹐而我亦會淪為別人的笑柄﹐所以﹐很簡單﹐我是不能老﹗
 
Martha
我已經差不多可以預測到她的將來 —— 一個年華漸逝的女秘書﹐她已經走到最盡頭﹐除了和一個又一個有婦之夫有短暫的 affairs 之外﹐她還可以有些什麼﹖唔通 Dickson Poon 會追她﹖
 
Jan
她的外型﹐除了衣著夠貴之外﹐其他和那些菲籍女傭有什麼分別﹖ —— 皮膚同樣的黑、同樣的粗糙﹐但 Jan 要錢有錢﹐要鬼有鬼﹐這就不能不怪造物主不公平了。
 
Mimi
她一隻手捧住她脹大的肚子﹐一面摸牌﹐一面吩咐工人弄甜品﹐坐在麻雀檯前﹐好像一尊佛﹐遙遠控制四周的人。
 
鄭祖蔭
不管他的皮膚是曬到古銅色﹐抑或晰白﹐不管他的頭髮是留長抑或剪短﹐只要他穿起那件可咒的Polo﹐手中拿著一杯酒﹐不聲不響地站在 party 的一角﹐我就應該知道我怎樣也鬥不過他了。即使我找到幾個英俊的男士陪我笑、陪我癲﹐他大概也不會在意﹐可能只是把目光投向遠處﹐間中輕輕 sip 一下他的 Scotch on Rocks﹐完全當我冇到﹐他的殺人武器就是他的漫不經心和視若無睹﹐下次見到他﹐我真想一手把他身上的 Polo 撕個粉碎。
 
 
 
 
《閱讀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