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有一張安心毛毯                                                                    202110                                  公教報

  

 
最近有一次約章小蕙午膳,她遲大到說塞車,她在香港最好的朋友盧覓雪也面有不悅,因為盧小姐不知使什麼橫手臨急在一位難求的隱蔽壽司店訂到一張小桌,三個人不柯打齋坐等她,不就是阻住別人做生意,確是有點不好意思。
 
我猜塞車是藉口,很可能真正原因是她早上馬拉松式潔面、護膚、化妝程序拖累,她曾講過每天要花上幾小時,當中不少產品皮膚吸收需時,要等一段時間才進入下一步驟,章小蕙說她會利用這些空檔吃早餐、煲咖啡甚至寫稿,堪稱時間管理高手,如果加上頭髮䪝理,所費時間就更不得了,怪不得整個早上都給了美容護膚DIY
 
她是樂在其中的,但別人看來就會覺得未免太過沉溺於對美的追求,其實我頗能理解她的「走火入魔」,每個人多少總有些不可理喻的執着,情況嚴重可稱之為病態, bottom line是只要沒有損害到別人,為何不可?像我每天早上也花上幾小時,不是護膚,而是吃營養補充品。
 
 
在這方面,有些朋友知道了都吃驚;除了不同專科醫生開的必吃藥物之外,我還有大量從不同渠道獲悉及購買林林種種的營養補充品,分配在每天三餐的前後服用,特別是早上,起床後率先做油拔已花了十五分鐘,跟住再從存放「早上藥物」的盒子內取出空肚飽肚兩組藥物分裝在兩個杯子,加上有些藥物服用之間要相隔一段時間,避免相沖,要仔細記住幾十種藥物排序,每天按序服用不出錯,也有一種成就感,亦能訓練記憶力。
 
                               早餐時段的補健品                                                             中午時段的補健品                                                          晚飯時段的補健品
 
我明白人類如果不挑食,根本已能從日常飲食吸取足夠營養,有說市面營養產品,絕大部份都不過是商業機構賺錢工具,未必如宣傳所說般神效,我也不是不知道,不過就像花生漫畫裏Linus安心毛毯不離手的心態,想給自己多些安全感罷了,我現時退休不用上班,每天早上這幾小時便是我的安心毛毯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