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驚恐                                                                            20215                      立場新聞

 
 
終於都忍無可忍不吐不快了。
 
今早在我有份一個小小whatsapp群組收到其中一位成員發來的照片(估計是她或身邊親人拍下),接著的訊息她寫:未驚完。
 
是報章半版的snapshot,我眼疾仍未康復,細字內容看不清楚,標題大約寫一個阻黑衣人堵路的律師遭人毒打,是星島日報一年前刋登的新聞,不明白她為何在一年後發上群組,是她經過一年仍「未驚完」?
 
 
就當這則新聞是不偏不倚的客觀報導,過去兩年社會上有無數遠比這則新聞更驚心動魄的事件,為何她可以當冇嘢發生,起碼她從來未在群組有提過,又沒有說驚過,唯獨對這則舊聞獨具慧眼,記得之前她亦已不時滲吓滲吓講這些「滋事份子」如何令她驚慌。面對暴力暴當中她特別咬住勇武派,對其他更恐怖事件可以視若無睹,.她的驚的確是選擇性。
 
這位朋友從我初中開始過去幾十年對她只有無限尊敬,成長後有緣認識,感覺上慢慢從前輩變成對等的好友,在未熟習利用互聯網功能的日子,寫文時執筆忘字,她是我的救星,打電話問她每次都熱心一筆一劃講解,在文化界,朋友圈,她的「善良」眾所周知,亦沒可能 otherwise,所以很多時她的paranoia就算是paranoia到近乎放任,我們不但容忍,甚至看成是極其難得,只此一家的virtue,是她真及可愛的一面,就算她不時發來此類譴責暴力的訊息,我仍拖得就拖去不願面對這其實早已無可置疑的現實,逃避至傷痛的幻滅,仍一廂情願希望她能思考暴力的背後,t為什麽這麼多人甘願從comfort zone走出來,是怎樣的社會會導致這些暴力出現,或者努力為她找藉口:一定是她看漏了新聞,例如她仍未知道多少人連不知公平與否的審訊都拖延無限期還押........
 
或許一些像她那般「善良」的人是需要很落力去搜集「罪證」去捍衛及 justify 他們的取態,那怕找到一點一滴令他們好過些的消息都如獲至寶,珍而重之,好讓他們可以繼續心安理得做個「持平」、「中立」人。
 
很多自命「持平」、「中立」的人,他們的facebook書寫一開筆首先總愛聲明自己政治中立,然後就加大大個「但」字,我覺得在歷史上一些大時代,你可以選擇沉默,但沒可能中立,就算AI也不可能,在我眼中「偽中立」比「真藍絲」更惹人反感。
 
朋友圈中唯一的例外,「中立」而不令我反感是黃筑筠,她似乎仍活在「三蘇叔叔」在専欄稱她為「史提拉黃」的八十年代香港,至今每晚看TVB劇集已能完滿解決她的精神生活(很高興聽聞最近她都有轉台看ViuTV),要這位「黄遮遮」取態確是有點擾人清夢了。
 
 
 

閱讀連接:

- 刊在立場新聞的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