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We Are                                                                     20213                         公教報


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是上世紀中葉天主教會一次大改革,當時仍是初中生的我對此其實所知幾近零,就算有所聞興趣也不大,會議結束於1965年,但在香港我們感受到它給教會帶來的變化大約要去到1968年左右,教廷一改以往故步自封的形象,終於和二十世紀接軌了。
 
可以說是天主教的「火紅年代」,忽然一切改革,進步思維都變得有可能,上周寫我參加的YCS就是在此大環境下產生,對一般教徒來說最大的改變是容許用當地語言做彌撒。
 
小時候望彌撒一律用拉丁文,純儀式,完全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些少廣東話或英語只限提示「請起立」、「請跪」、「請坐」之類,一下子從拉丁文解放出來,確有一種回到現實的暢快。
 
教堂除了作廣東話彌撒,還有英語彌撒,特別是以英語教學的教會學校,望彌撒多用上英文,不過最令我們雀躍的是Folk Song Mass;連唱聖詩也得以「解放」!
 
 
教廷似乎放寬了聖詩名單允許各種不同風格及新創作的聖詩,一些較開明的神甫修女更迎合潮流引進「民歌」聖詩,Rock或許太重口味了,但彈木結他民歌風格肯定受落。
 
 
六十年代香港大部份大專、中學生都愛聽、愛唱Peter, Paul & Mary類型的民歌,將此類曲風引入教堂自然擁抱都來不及,一下子覺得望彌撒居然可以是一件很cool的事,相信吸引到很多原本已疏離冷淡教友重新 give it a try投入堂區活動,雖然嚴格來說如此的融入心態不怎正確,又是 means能否 justify end的問題。但令到一個離隊教徒行出第一步總是好事,至於是不是三分鐘熱度,可否持之以以恆,就作別論了。
 
 
當年唱的民歌式聖詩,大部份已忘記了,只記得一首 “Here We Are”,想不到現時在YouTube仍找到好幾個版本,一切原來真的曾經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