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小故事 --- 九龍城的老牌火鍋店                                                 20202月                       立場新聞

 
 
差不多二十人聚集在私人空間打邊爐,竟有過半數人感染到武漢肺炎,確是極震撼的新聞,近日幾乎全部零售業均已進入嚴冬,當中飲食業至甚,消息傳出後首當其衝的火鍋店仍有生存空間嗎?
 
不禁替一直有光顧那間在九龍城的老牌火鍋店擔心,上世紀八十年代我住何東道時,家中只請鐘點女傭,很多時晚飯都到外面吃,離家不遠的九龍城區自然多幫襯,家常粥粉麵飯添樂園為首選(有聞它已成藍店)。
 
 
吃潮州翅自然去樂口福,火鍋則是已記不清當初如何發現到這間以沙爹湯底馳名,很有「庶民」風味的老店,八九十年代相信是它的黃金時期了,那時火鍋專門店仍未開到成行成巿,它差不多屬獨巿生意,晚晚座無虛席,通常要派籌站在門外等枱,它大概是家族式經營,有個很硬淨的白髪老婦經常巡場兼收銀(我們笑稱她是〈倚天屠龍記〉的金花婆婆),兩個年輕太子爺大概剛接業不久,長駐在很多客人等入座的店門外維持秩序。
 
 
自從搬離何東道,或許生活習慣亦逐漸改變,已極少去這間火煱店,其實可以說簡直絶跡,直至一年多前吧,有一次陳海琪在港台收工後和她一起去吃,又重新開始不時去幫襯,舖面裝潢幾乎和幾十年前沒大改變,沙爹湯底亦依然滋味,好幾個老伙記仍舊隱約認得,但金花婆婆已不見了,從伙記口中得悉她早已仙遊,兩個太子爺仍在,變成中坑後比以前稍為發福,容貌卻基本上還是老樣子,不會判若兩人。
 
 
今次火鍋之災它會挨得住嗎?最近在店內見到一個新來的樓面幫手熟口熟面,細想之下認得她以前一直在添樂園打工,雖然年紀不菲,但打扮不是「街巿婆」那類,總感覺到有些少時髦,後生時是個「飛女」也不出奇,前些日子添樂園關掉了一半舖位,她應該是裁員伙記當中其中一個吧,隔了一段日子在火鍋店見到她,確有鬆一口氣的安心,總算找到個落腳點,像她這把年紀找工作實在不容易,是老街坊互相照顧吧,或許九龍城仍是個有人情味的社區。
 
她在火鍋店不過是幫頭幫尾,執檯上菜,屬副手中的副手,見她從來話不多說密密做,能夠恰如其份,不刻意去出位,奉承,邀功,自有她的風度。
 
 
但如今已差不多等同判火煱店死刑了,還有人敢幫襯嗎?就算這家老店不光榮結業,肯定會縮減人手,論年資,這位女士想必是被遣散的第一批,她有家人,生活有倚靠嗎?確是有點替她擔心。
 
在瘟疫蔓延下,即使幸運沒中招,有多少人的生計會受影響?即使做到「自強不息」又如何,始終難敵經濟萎縮,百業蕭條的後遺症!相信會有大大小小說不完的心酸故事,不知這位在火鍋店工作的女士她未來的故事又是怎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