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ing Soda 服用簡易,值得一試                                                   20201                      立場新聞

 

現時對這個最新病毒的資料掌握仍然十分初步,如何形成、如何傳播、如何治療都所知不多,當然與世隔絕應該是最安全,但我們能做到嗎?相信沒有幾個人有此等決心去到咁盡,而且可以堅持到幾多日?唯有在日常生活上儘量小心,兼且替身體「打底」,增強免疫力,不知有幾多功效,但怎都不會有害吧。
 
我那位一向致力鼓吹用 Baking Soda 加強身體鹼性去預防及治療多種疾病(包括癌症)的朋友,剛在他的微信發表了一些建議,我在此轉載給大家參考,不是什麼難事,超市暫時仍有Baking Soda 出售,怎不一試?
 
 
我家是Baking Soda 療程的受惠者,對它的神奇功效有十足信心,有沒有現時的疫症我都天天飲用它,以及每朝油拔之後用它代替鹽水漱口。除了Baking Soda,家中那部電解水機的 sales 多個月前曾推介每天喝一大杯11.5高鹼性的電解水,我已飲用了一段日子,在現時非常時期,就更要保持住。
 
 
文中有提到用霧化直接將 Baking Soda 吸入肺部防止及治療纖維化,霧化機在淘寶有售,價錢二百元不到已能買到質量不錯的,不過有聞電器不能運來香港,如果真的想買,一般的醫療器材/長者用品店可能有售。
 
 

全文如下

1894年,香港發生過一次災難性的黑死病(plague),俗稱鼠疫,死亡人數二千多,三份一人口逃離香港,疫情長達5個月仍找不到相對藥物,最後,當時的港英政府為了安定民心,除了滅鼠,還接受了道教人士的建議,連續燒鞭炮三天,和在街道穿梭舞動火龍,鼠疫自然可退!
 
幾天後,疫情真的受控,瘟疫很快就退卻了,後來研究報告把神蹟科學化,原來鞭炮內火藥含有的硫磺,和火龍插得滿滿的檀香,都有殺滅空氣中飄揚細菌病毒的作用。
 
 
時至今日,不知名病毒再次帶來災難的恐懼,剛剛看見,病毒學家說已經在今次冠狀病毒的病毒株中找到了它的剋星,原來用於愛滋病的藥物可以克制這個病毒的原體。
 
那我更加確定我的想法了,記得那位利用小蘇打粉醫治癌病的意大利醫生Dr. Simoncini email中,除了給我使用治癌的指引,還提及過:小蘇打粉一樣capable for curing Aids,因為Aids的病毒株是一種yeast,只可以活在酸性環境,小蘇打粉的鹼性正是它的剋星,而幾乎99.9%存在世上的病毒都是酸性基本,錯不了!
 
以這個道理,今次的這個類sars病毒,也就是可受控於小蘇打粉,此外,這次發病人群的一個致命性病徵是肺部急速纖維化,這個正好我有確實使用BS完全治愈三份一肺部纖維化的經驗,歷歷在目,腫瘤黑影和白線花班的肺部CT片,一個多月後複檢,幾乎完全消失了,當時的醫師也萬分驚訝。
 
 
肺部纖維化,用小蘇打粉做霧化,直接呼吸進肺部,把小蘇打的高氧含量直接令纖維化壞死的肺部組織逆轉,加上正常飲用鹼性化身體血液,滅絕病毒吸入後在體內運行滋長破壞的環境。
 
Back to square one,鹼性化身體,謝絕一切只能存活在酸性環境的有害寄居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