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皆兵的日常                                                                       20201                      立場新聞

 
 
星期日我去一間在德成街的店舖購物,見到隔隣一家西式輕食店坐滿了顧客,門外還有人排隊等入座,不覺很多時在黃店會見到的標語和心意小貼紙,它是不是黃?我購物那間店的員工確實它是黃,又說附近還有一間賣漢堡飽的也是黃,中午她們常去那處買外賣。或許已不再需要找知情人士印證了,現時只要店外有人龍已幾乎肯定是黃,香港人真了不起,好爭氣!
 
 
我不開名在哪一間店購物,因為不知會否影響到幾位本身是黃的店員,萬一它老板是藍,又不幸讀到這篇小文﹐幾個店員可能遭殃了。今時不同往日,我們的日常生活已回不到七個月前,再不能過無懸念的消遙日子,什麼都要小心翼翼,會不會無意中害了手足,不得不作多重防禦,有時真的會草木皆兵,變得很paranoid
 
此外亦越來越敏感,對即使微細小事都抱懷疑之心不會隨便接受 face value,要花多些心神去闡釋、解讀。像前幾天我在牛頭角地鐵站閘口等一間小店負責人交我它們自家製的健康補充品時,見到有成十個穿不同制服的地鐵工作人員,抽查持優惠票入閘的乘客,但他們沒有查持長者票那一批、集中火力招呼學生,我絕對相信是他們收到上頭柯打作選擇性執法,帶報復性的針對年青一族。出動到跨部門成十個人,需不需要如此大陣仗?看來社會只怕會繼續撕裂下去,永無修補之日了。
 
現時連放開懷抱好好享受香港的或大陸的影視作品也幾乎無可能,自覺或不自覺,總會對號入座,read between the lines
 
像剛在機頂盒看了霍建華、馬思純主演的國產片〈大約在冬季〉,一個基本上什麼都在意料中的愛情故事,其實也不怎值得提。
 
 
從開場時維1991年齊秦第一次在北京開的演唱會,到2019年的劇終,橫跨了差不多三十年的一段愛情,隱約有Claude Lelouch(他最著名的作品是〈A Man and a Woman〉)的影子,特別令我想起(And Now My Love—— 另一個一生一世的愛情故事,但我原諒Claude Lelouch是他對愛情從來都有一種近乎幼稚但全然相信的執著,在他最好的時刻,即使膚淺,他的電影是可以很美妙和charming。〈大約在冬季〉同樣是一部兜兜轉轉幾十年的愛情片,講男主角霍建華九十年代初從台灣跑到去北京發展他的樓事業,遇上在當地上大學的四川女孩馬司晨,屬很典型的愛情橋段,但我看時無法不分散注意到片中的台灣和大陸符號。
 
 
它的出品公司和編導我相信是有 good intention,並沒刻意奉承任何一方,對台灣也沒有什麼針對,標籤,但我總覺得每一個場景,每一句對白都經過打磨,過濾,保證「中肯」不會得失兩岸。我沒有怪此片的幕後創作人的精密計算,他們都不過是自保,起碼要保住政治正確的最低門檻令電影得以通過審批之餘,也不想失去台灣市場。特別在現時的社會氣氛,觸及海峽兩岸就更加是如履薄冰,每一個字都要仔細推敲,務求避開雙方心中條剌,皆大歡喜、但如此的左閃右避我是看得相當辛苦。
 
 
其實為通過審批對內容作出美化、淡化一直都存在,只是以前我沒有那麼敏感,不會細想,現時體內「不信任」機制一旦啟動,人自然變得越來越cynical,不斷打出問號,一向不想深究,不要知道的隱敝點滴也都一一浮現出來了。
 
 
 
相關參考:

-《大約在冬季》電影介紹(YouTube)

-《大約在冬季》電影介紹(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