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ip of Blue                                                                                 201912                        立場新聞

 

 

 

萊茵河沿岸景色最美一般公認是從Koblenz南下那一段,河船特意在Koblenz停留一晚,第二天早上才啟航,更派發單張,詳細介紹各個地標景點,包括兩岸那些童話式小鎮和在山頂上一座又一座或許已破舊,但看來仍具氣勢的古堡。

 

煞風景不是下著毛毛細雨,煙霧彌漫下的萊茵河也可以散發出不一樣情調,煞風景是甲板上有兩名同是來自香港的老婦,一個驟眼看還以為是伍淑清,和另一個比她稍為年輕的老婦,兩人凶神惡煞,力竭聲撕痛駡香港的「搞事分子」,肉緊到差不多好像要撲出來拿張刀斬人,不聽內容,單是聲浪已徹底破壞了原本應有的寧靜氣氛。

 
 
那天仍未到區選,沒有留意區選過後這兩個惡形惡相、殺氣騰騰老婦的反應,阿Q精神也慶幸今次她們的旅遊興致大抵也遭區選結果徹底破壞了。
 
十一月份是歐洲河船的淡季吧,香港一間旅行社做了一個價錢十分吸引的推廣,結果整艘船不上full house,而且差不多全是香港人,當中絕大部份屬收成期及後收成期,是黃還是藍也不言而喻了,經常在船上餐廳聽到周遭痛斥亂港滋事分子之聲此上彼落,駡到好high,真的不要低估深藍人士那股殺之而後快的仇恨之心。當然餐廳中也有些較年輕、較斯文的聲浪沒有那麽大(年紀越老聲音越大是不爭的事實),但我不排除他們也是藍營,而且可能是最高層次的midnight blue人士,通常高人反而深藏不露,在最後關頭才現真身把你殺個無形!
 
 
不過旅程中也不是沒有令人欣慰的時刻,我們在Heidelberg逛聖誕巿集時,有一檔賣飾物的,檔主是一個中年婦人,聽到我們是來自香港就馬上雀躍起來,說她每天都看到有關香港的新聞,一直站在抗爭者的陣線,並鼓勵我們不要放棄。
 
                                                             在海德堡的聖誕市集
 
離船前一天,我們從瑞士的Basel乘坐旅遊巴去Lucerne觀光,途中在巴士上當地導遊行去與不同群組聊幾句瞭解各人所需及要求,我們四個坐在最後座,她去到我們處時可能有點好奇整車都是東方面孔,問我們來自何處,當她知道我們是香港人時也變得激動,很興奮滔滔不絕說現時香港的情況令她想起以前柏林圍牆快將倒下那段日子……我立即向她打眼色,指指前面其他港人,示意她收咀,她意會到我的暗示也就馬上轉話題了,我是不想她在觀光完結後,因為擁港立場而收少了打賞。
 
                                                           在 Lucerne
 
今次出trip前其實是相當內疚,因為錯失了投票機會,但一早已commit了也無法,後來見到整船藍,他們也沒得投票呀,看來黃營是在此船的戰場是賺了,也算是一點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