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的日常                                                                 20199                          立場新聞

 
 
幾天前(925日)下午約兩點從九龍塘窩打老道駕車南行往公主道方向,突然發覺前後車輛稀疏到幾近零,平時非假日那一帶的交通是相當頻繁的,那一刻心裡打出一個問號:我是不是墜入了平行宇宙?
 
其實一直都懷疑最近自己是不是已進入結界的的煉獄,或科幻小說中的平行時空什麼的,不然怎去解釋幾個月前的香港和我(不敢加個「們」字在後)現時身處這個地方簡直是兩個世界?以為有生之年沒可能見到的畫面一一出現在眼前,更難以想像香港人原來可以如此優秀,一向認定港人極現實、超自私,更認定現時年輕人不外打機看動漫,怎忽然竟有為數如此矚目的一大班人脫胎換骨覺醒起來,為香港的未來前仆後繼,令我對香港人的觀感徹底改變。有朋友才十四歲的孩子已跑到前線,這真是香港嗎?
 
 
幾時我會從這平行時空返回以前集體發夢的香港,抑或從此永久困在這裡?
 
既來之則安之,逃不出就要構思如何適應未來的日子,例如作為和理非,即使躲在後面,最基本也要響應罷買、減消費吧。不過像我這樣健忘兼失憶人士,怎能記得清楚那些無限長的罷買/支持名單?最早抽出來的,像吉野家,因為先入頭籌當然會記得,但我已多年沒有光顧這間店,它入不入名單皆與我無關,但「吉野家與我無關」令我靈光一閃,名單幾長不重要,最緊要認清其中與自己生活習慣有關的那些。
 
最顯然易見的是地鐵,反正它已變成助紂為虐之首必需行動(其實巴士小巴也好不了多少),但罷乘對大部份人來說有難度,而罷買在地鐵站內或旗下商場的店舖就絕對沒難度,反正在其他商場或街舖多數能找同一品牌或同一貨品,不會影響一般日常生活所需,地鐵客戶生意跌自然會提出減租甚至不續約,只要大家集中火力,相信很快會見到成效。至於地鐵的燈箱廣告,花多眼亂,確是很難全部記低,想深一層其實又不是想像中複雜,基本上絕大部分廣告只target它的目標消費者,例如衛生巾廣告,起碼一半人以上就可以不理亦不需要記下,手機廣告如果近日不打算更換亦不必浪費大腦記憶體,只要集中留意與自己平日生活習慣有關連的廣告,然後就引以為戒,儘量選擇其他品牌應該難不到有心人,就算對健忘人士也是 achievable
 
像美心集團也無必要刻意牢記它旗下所有食肆的名字,到每次要出外吃飯時才留意要光顧的餐廳是否美心經營也不怎麻煩。
 
 
其實每次消費前想一想,自然會作出明智抉擇。
 
但也不是沒有兩難,中英劇團在十月份公演,陳智燊主演的話劇《人生原是一首辛歌》,是以中國流行音樂(時代曲)大師陳歌辛的生平為藍本,是十分期待一部劇,但它竟在地鐵燈箱賣廣告!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