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sten Dunst 田蕊妮                                                             20199                      立場新聞

 

香港即使經過梁振英和林鄭這些年的蹂躪,在短短三個月前也無可能想像到會衰到現時這般田地。令我很感動,也很難得,在不獲不反對通知書下,831我經過修頓球場的「宗教集會」以及中環遮打公園的「自由行」人士,見到大量中年及銀髮一族,即使知道有風險,仍站出來,但我們這些有心無力的「和理非」,或所謂的中產可以做到的,除了不割席,相信越來越有限了,我們確實再很難加入去砌一幅又一副讓全世界看到的攝人畫面,不過我們仍可以打「和理非」持久戰,不少中產人士,特別是已到「收成期」那一批,相信心裡都多少有數,重新策略性處理及分佈資產(其實我們大概也不過拾人牙慧,建制中人肯定早已部署好後路散佈海外了)。
 
還有消費,完全不消費是不可能的事,然而我們都可以做一個「精明的消費者」,至少到目前為止,如何消費,在何處或者索性去外國消費仍在自己的掌握中,我們也可以儘量上外國的網站網購,甚至淘寶我也覺得無不可,當然HKTV Mall,還有例如近年不知為何已少去的半島酒店,仍值得我們支持及重新考慮的。



不消費其中最簡單的途徑是留在家中煲劇,現時在如此令人沮喪的情況下,當做吊鹽水或發白日夢都好,多少會得到暫時性的舒緩,最近在機頂盒看了多部新劇,其中《On Becoming a God in Central Florida》雖然目前只能看到兩集,是黑色 “tramedy” 格局,有信心是水準之作。
 
 
劇集背景是九十年代在佛羅里達州一個金字塔層壓式傳銷網絡,女主角Kirsten Dunst的家庭屬近乎手停口停,入不敷支的中下階層,丈夫(Alexander Skarsgård 客串一集)將全副身家包括借貸回來的購入大批準備交由仍未招募到的下線去推銷的貨品,他一次離奇意外身亡,蘇州屎包括債務交落到老婆身上,通通由她一人挑起,跟住的情節大概是老婆不得不承繼夫業,拓展遺留下那丁點生意,劇名有個「God」字,或許意味她真的會成為傳銷之神,亦或許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Kirsten Dunst 和  Alexander Skarsgard
 
Kirsten Dunst (以前演過《蜘蛛俠》系列)頭兩集的演出,不知怎的令我聯想到田蕊妮,除了樣貌,也覺得兩人有近似的氣質,今次她演此個角色那種走投無路,仍得要努力求生,逼虎跳牆絕地反擊的精神,那種desperation 和大無畏,由田蕊妮去演也一定勝任。
 
                                                           Kirsten Dunst                                                                                                                         田蕊妮
 
從「未來偶像爭霸戰」開始,我一向都留意並欣賞田蕊妮,自然替她擔心現時處於隨時被五毛攻擊的敏感位置,無論自己如何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少這類網民打著愛國不愛國旗號,其實內裏是抱住一種虐樂、玩死你、play god的心態,作為藝人要自保飯碗亦只能拋開尊嚴,唯唯諾諾,投其所好,和以前文革時期的批鬥大會,只是程度差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