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半日遊                                                                                20197                            立場新聞

 

天晨早起床在手機翻新聞,率先看到昨晚深夜時份多部旅遊大巴及私家車接載約共四百名穿上以黑或白衣為記,大部分帶鄉音或操普通話的男女老幼,帶同工具進入大埔連儂牆,黑衣白衣分工,有部署,有效率,迅速地由一色負責拆貼紙,另一色負責貼上他們帶來的標語,警隊到場自然是放軟手腳hea 做,目送他們乘車長揚而去,有稱期間逮捕了一名未能出示身分證的女子調查云云。
 
 
本來也不算是什麼震驚的大新聞,反正這些貼紙肯定拆一貼十(我在連儂牆上看到一貼紙將個「十」字改成「萬」,其實並不誇張),春風未吹已遍地開花,撕滅又從何入手?
 
我奇怪的是這個行動會替建制/藍絲帶來什麼效益?除了策劃人花一筆錢來自high(維穩費太多用唔曬?)我看不到這個頗具規模的對他們統戰、宣傳、抹黑對方、打國際輿論戰有何幫助?如要拉攏淺藍甚至淺黃的是中產人士,深夜出動小孩,加上參與者大部分都帶鄉音或講普通話,全都屬是「趕客」關鍵詞,很難令到淺藍變深,甚至適得其反只會溝淺,較為有學養的深藍人士看到這則新聞大概也眉頭一皺,原來人蠢真係冇藥醫,藍絲陣營一般的質素大概就如此,想怕笑死徐緣。
 
一直有關注連儂牆的進化,很感謝潘小濤在他Facebook天天不斷上傳、update 全港各區大大小小的連儂牆,對足鮮出戶的如我確是大開眼界,原來連儂牆已不止在各鐵沿線開花,更去到屋邨屋苑,小社區,離島到處散葉,甚至在新城市廣場中庭升空!不由不佩服被稱為「廢青」的香港年輕人他們的creative mind,幾乎無處不在的連儂牆令我感受到他們靈活、adaptive、活潑的精神面貌,那份堅毅不撓,鬥耐力,鬥長命的意志更叫我刮目相看。
 
現在如果策劃連儂牆導賞團,「一日遊」絕對不夠時間,淺嘗或可以,深度遊必然要用兩三日時間了。沙田遊行那天下午,東鐵到了大圍站我沒有隨人群落車,忽然想到怎不因利乘使先去大埔尋訪傳說中全港最大規模的連儂牆,到了大埔站我當初行錯方向找不到,卻發覺一道柱上貼了張小紙,有箭咀指示連儂牆的方向,帶引我到這個 iconic 地標,小朋友多細心!
 
大埔連儂隧道
 
有些事物確是要親身來到現場,包括遊行,特別是剛行完的銀髮族那次,才能真正感受到當中的熱熾、impact 和能量,大埔這個連儂牆位於一條四通八達多方向的行人隧道,事先已聽聞它規模驚人,第一眼時已眼前一亮,好impressive,跟住無論直行,或轉到任何方向,處處都見到密麻麻貼紙,那種無窮無盡,柳暗花明的感覺確是要在現場才能充分體驗到它的力度,那是多少人氣場的凝聚!
 
我在現場親見不少年輕女性即時寫紙仔貼post-it ,她們看來與平時在商場購物的OL 無異,完全不是想像中的激進、憤怒,有她們般普通市民的參與和投入,看來這場運動真的深入各階層,再難動搖,看守這連儂區見到有幾個師奶,相信是住在附近主動來幫手,確又有一份commercial 的親切感。
 
跟住我順便掃埋太和、粉嶺和上水站。守大埔那幾個師奶明明說太和也有連儂牆,我卻找不到,但開始有些少頭緒,連儂牆不可能出現在地鐵或領展管轄範圍,多數在行人天橋或隧道才會見到,而太和站周邊就是不覺有天橋及隧道。上水我朋友早一天在通往上水廣場的天橋見到大量標貼,可能在「光復上水」期間遭到破壞,我來到時已不再見有標貼,但我留意到有幾個黑衣青少年聚在天橋一偶,身邊放有袋包,我很肯定他們是等待時機替連儂牆復活,現在應該已開得很燦爛了。
 
上 水
 
粉嶺我抵達時它的連儂牆經過縱火後剛光復不久,仍然見到火燒的痕跡。有人硬要破壞確是難阻擋,真的唯有撕一貼萬。但去到縱火,是多低劣的行為!後果真的可以很嚴重。今天還陸續讀到多區連儂牆都被人縱火的新聞,無論警隊怎樣偏袒也要有最低最起碼的底線,不能袖手旁觀,縱容縱火兇徒,任由他們無法無天吧。
 
粉 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