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各自的方式,守護香港                                                                   20196                           立場新聞

 

 
 
上星期二晚上,警隊仍未開始在政總一帶展開「行動」,我和一些朋友在中環飯聚,第一次認識在座一位在美國長春藤大學其中一間任教授的香港人,想不到遠在美國車岸某安寧小鎮居住多年仍心繫香港,一直關注香港的社運,為保住香港制度「不變形,不走樣」,默默做了很多工作,今次來港小住,適逢反逃犯條例行動如火如荼,受到BBC電視新聞邀請做訪問就逃犯條例發表意見,約有三分鐘的air time
 
 
確是一個大好機會向國際community解釋為什麼香港人會如此堅持反對此法案,我們更明白在今次的角力,得到國際關注及支持的重要性,但只有三分鐘啊,三分鐘可以講到些什麼,要涵蓋些什麼,飯桌上各人都自動請纓出謀獻策,可見大家都上心,都在盡力希望不會浪費這三分鐘裡面的每一秒。
 
那晚的飯局散得早,教授想返寓所在休息前作最後準備,第二天早上四點已book好車去BBC在香港位於天后的錄影廠。
 
 
其實六月九號遊行後,看到很多年輕港人留守在政總,用更激烈的方式冀望政府收回逃犯條例,就算在他們未遭到警隊暴力驅散之前,面對這些年輕人我已感到無限自疚和羞愧,難道就是花幾小時行出來跟大隊喊幾句口號,然後感覺良好就算盡一己之責?即使我不認同他們激進的行動,但我敬佩他們為守護香港的自由空間那份熱血,明知不可為而為的壯烈,我想我回到年輕時也絕對沒有勇氣站在最前線,像我們這些什麼都做不了的人,還可以幫上什麼忙?
 
網上看到有各式各樣的提議,包括各種的不合作運動,可惜很多看似未必有實際收效,即使有成效,也微乎其微,但亦唯有如此,各人要發揮「創意」在自己的範圍內,日常生活中,做得幾多得幾多,最重要是勿忘初心。
 
上星期六距離六一六遊行前一天,我在一間「私人尊貴會所」的健身室發現其中一個電視芒忽然轉了播有線新聞台,健身室內有三個電視芒,一向分別播無線新聞台、NOW新聞台及 Discovery Channel,那天無線新聞悄悄變成有線新聞而其餘兩部電視維持原狀沒轉台,肯定是有某個人「做咗嘢」。我不知道有線新聞可以佔據 CCTVB多久,但仍感謝那個人主動去改頻度,他也做了他可以做到的,無論是多微小的事情。
 
 
我沒有看到教授BBC那個訪問,不知道出街的效果如何,也不知究竟世界上有幾多人或有些什麼人看到,有沒有impact,但星期二那個晚上,一桌人確曾努力 brainstorm,希望那三分鐘的訪問盡善,能發揮到一絲作用,讓世人明白大部分香港人的心願,都算是做了有些少建設性的事情吧。
 
六月九號的第一次反送中遊行,我覺得大部分的遊行人士都相信劇本已寫好,無論幾多人行出來都幾乎沒可能改變到結局,但原來仍是有奇蹟,無論擱置也好,撤銷也好,即使這方案將來借屍還魂捲土重來,要反對它會遠比現時行出的第一步容易。
 

或許每人就用自己想到的方式去保護香港吧,就算看似卑微、幼稚、無用,大部分都唔work,但中六合彩機會如何渺茫,也總會有頭獎,兩次遊行,相信港人都從fatalist的死胡同轉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