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香港老師們致敬                                                                       20196                       立場新聞

 
 
今次六九反送中在我附近的遊行隊伍中年青人比率出奇的多,除了很難得有不少三十左右的爸爸媽媽不怕辛苦帶同他們年幼子女(有些仍坐嬰兒車)行出來,更見到大量中、大學生,沒有「老師帶領」,是自發出來,(如果被逼,相信他們行十分八分鐘交差後已鼠出來,何必身水身汗同人逼),整體感覺和平日在地鐵或商場見到的港人差不多,接近香港demographic ,即是今次是average的香港人用腳來投票了。
 
 
當天下午落佐敦地鐵站時我已肯定今次的參與人數會超出零三年七一的五十萬。有時年長也不是全無好處,起碼我有資格以第一身與零三年作比較,記得0371我同樣在佐敦站,見到不少黑衣人,擔心馬上一掃而空,原來真的有港人響應(不要忘記那是首次),但當時佐敦地鐵月台不覺特別擠逼,順利上車,今次列車抵佐敦前已逼爆,要等好幾班才能勉強攝入,到了尖沙咀就更「噓陷」,只能靠落車寥寥幾個乘客換入在月台候車人堆中約略相等的數目。
 
金鐘情況我不清楚,我是直去到中環站轉乘港島線,以為較易上車,怎知原來中環站的擠逼度是我前所未見,警方說高峰期有廿幾萬人遊行,我想問平日每天早上那黃金一兩小時地鐵要載幾多人去中環、灣仔、銅鑼灣上班?今次「廿幾萬人」就可以攻陷整個地鐵系統好幾個小時?甚至帶挈渡海小輪也罕有地人山人海?
 
 
零三年我出發前先在太古廣場和同行友人包括方盈和黎海寧午膳,之後乘金鐘往天后的地鐵不記得特別擠逼,如果像今次般插針不入,方盈肯定不會逼入去,唯一覺得逼是在天后下車後在月台等候了一段短時間,但也不是停滯不郁,可以慢慢前行,出了地面才首度感受到幾十萬人的浩蕩聲勢。
 
憑記憶及經歷作比較,今次人數確實遠遠超出0371,聽聞不少遊行人士在晚飯後才出來仍趕得切,或像我partner,他守規矩在維園起步,從一點半入場等,一直到七點才抵達政總,遠超03所需時間。入場人數是七十萬、一百萬還是百三萬已不重要,如此場面,正如劉美君話齋:「我估不到」。
 
記得2014年在金鐘佔中現場設置有「溫習室」,讓中學生下課後來到現場有地方溫書做功課,今次遊行隊伍中我見到有三個中學模樣女生拿着手抄筆記邊行邊溫習。五年前在溫習室的同學們早已畢業了吧,看見眼前這三個女生確有一絲薪火相傳的感動。
 
我不由不感激香港的老師,在目前的政治環境,我不敢想像他們受到多少有形無形的壓力去擔負起洗腦教育任務,我相信今次大批中學生不是無緣無故out of the blue的行出來,如果是家庭教育,受父母影響,行出來也應該是個體,不會像現時所見三五成群相約出來,但也肯定不可能 last minute唆擺幾句就能令這些學生犧牲假期去流汗,我由衷感謝很多老師一直沒有放棄,沒有Hea做,用仍可以抓住的一線空間一點一滴潛移默化我們下一代。
 
小小燭光沒有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