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CROCE OPERATOR 讓我想起的點滴 --- 俞 魚                                 20194             微信朋友圈

 

 

小宇按:
 
本網站工程師的微訊看到他發表的一段文字,不無感概。我們年長了,對「過去」特別敏感,無論是消逝了的人、事、和情懷都有無限懷念和眷戀,俞魚的文章是發怖在他的朋友圈,完全隨心率性而寫,沒有顧及「讀者」的包袱,所以更真更純,絕無添加。
 
很多事物的確都返不轉頭了,不單是去大東電報局打長途電話,年輕時的心境及憧憬更都返不轉頭了,只能偶爾記起時用寥寥數字回顧及緬懷生命中曾經發放的光彩。
 

 

********************************************

 

互聯網真好,夜裡突然想起這首歌,馬上就找到這首歌!

 
每次播出這首歌,就會想起70年代時,女朋友去了多倫多求學,除了每個星期寄出的一封信,還有約定當地時間每個星期5晚上8點,香港時間星期6早上8點通的一個電話。
 
 
這個電話,我都在灣仔修頓球場行出海旁方向那個大東電報局,用坐在玻璃房間內的長途電話服務打出,收費並不便宜,記憶中每個月的長途電話費也用上好幾百元,還記得打電話前要填表,預繳多少分鐘的話費,然後分配一個房間給你,進去後接線生會替你接線,電話鈴響起你接聽開始算費,就可以交談了,通話時間到了電話就會截斷,有時連 "bye拜"  也沒時間說電話就給截斷了,過程大概就是這樣!
 
和現在的通訊方式比,明顯的落後,但層次豐富很多,因為收費高,接通後以每6秒算費,不想浪費時間,每個星期五晚上一定先把想說和想問的都寫下來,進入玻璃房間時對著紙條用播音員讀稿的速度,儘快把要說的都說完!
 
Never missing a beat!
 
 
掛線後,踱步回去莊士頓道的設計室上班,那段不長不短的路程,既開懷又失落,萬般滋味在心頭,現在的小情侶,恐怕再沒有這樣儀式感的浪漫日程了!這樣通訊維持了三年,然後就直接踏上開展北美生活的旅程,從長途語音交流變成實實在在面對面的生活。
 
朋友是一位姓伍的女孩,當時在Ocean CenterCasio showroomreception,認識她一年多,有一天告訴我要去多倫多讀書,就這樣認識、分開、通訊、到我過去,畢業後,她回香港工作我卻留在那邊,很多年後,我回來了,但聽說她又過去那邊生活了!
 
 
好像缸裡的游魚,你向這邊游,我往那邊去,遇上可能只有短暫的一霎,但我很珍惜,每一個遇上我都很珍惜!
 
 
 

相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