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在「泰豐樓」的解穢酒                                                     20185                     立場新聞

 
 
在昔日國語片明星雷震出殯當天(相信大部份讀者都不曉得他是誰,有興趣知多些可參看我在明報寫的悼文 http://www.dengxiaoyu.net/Newsinfo.asp?ID=1867),我和在場兩位女士聊了幾句,我以為她們是雷震親人,原來她們是「自由總會」的人員,噢,「自由總會」一個久違了,以為早已消失的機構,想不到仍存活到 2018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的政治形勢甚為微妙,統治大陸的共產黨和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兩邊陣營壁疊分明,很多組織、工會都分別有左右兩派,電影工作者也不例外,特別是國語片,如果想打入台灣市場,每部電影的主要台前幕後人員一定要表態親國民黨,加入「港九電影戲劇事業自由總會」是其中一項條件,印象中每年雙十節「自由總會」都會舉行盛大慶祝酒會,多數是在油麻地平安大廈的平安酒樓舉行,如非「長鳳新」左派派系的影星大都盛裝出席,是一年一度的娛樂版頭條。
 
 
這一切本早已成歷史,「自由總會」相信早已失去其功能,殘喘苟活到今天並改名為「港澳電影戲劇總會」也算是異數了。
 
雷震八十多高齡離世,他年輕時效力的電懋公司早已凋零,前員工絕大部分都比他先走了,喪禮中幾乎完全見不到當年的同僚是意料中事,也不無感慨,即使如此竟依然多少感受到他那個年代的氣息,除了「自由總會」,還有泰豐樓。
 
當我聽到司儀通知火化後解穢酒將設於尖沙咀泰豐樓時,心中湧出了一陣傷感。
 
 
我從小都是九龍人,不知道以前有「小上海」之稱的北角是甚麼模樣,但尖沙咀我多少有第一身認識,在雷震初踏入影圈的五六十年代,尖沙咀不止是遊客區,較充裕較有體面的「外省人」都愛聚居於此,這一帶除了有多間俄羅斯式西餐廳,也順應開了不少北方菜/京菜館,記憶中有樂宮樓、豐澤園、大上海、洪長興、楓林閣、老正興、仙宮樓、天香樓......還有小吃的江南之家,較後期的鹿鳴春,以及泰豐樓,當年這些「北方館子」高朋滿座,聽到周遭儘是是講外省話,相信雷震年輕時也必然經常出入尖沙咀各間北方菜館雀局/飯聚。王家衛的《2046》有若干場景就捕捉到這些館子夜夜笙歌的盛況,至於經濟環境較差的外省人也不無他們的食肆,就是遍佈各區的「數字飯店」,像「一二三」、「四五六」「三六九」等,不過高級也好,低檔也好,隨著時光消逝,它們絕大部份都已一一倒閉,成為歷史陳跡。
 
所以說雷震的女兒很體貼,她在紀念她父親的小書裏面寫給父親的信提到:「......我的每一位好朋友也記得您曾經和他們吃飯,而且一定是尖沙咀。因為您說您最熟悉的就只有尖沙咀和九龍城。」
 
 
將送她父親最後一程,與眾親友向他道別的解穢酒設在他最熟悉的尖沙咀,而且是在碩果僅存的北方館子泰豐樓,雷震叔叔在天之靈必然為他女兒的心思感到欣慰,而我相信泰豐樓一眾侍應廚子亦會盡心盡力為他們店這位老顧客奉上最後一道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