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獨立屋,那道互通的暗門……                                                  20181                  立場新聞

 
 
 
鄭若驊今次被揭發涉嫌僭建的頭條,傳媒一窩蜂專注報導僭建部分,卻冷落了買菜搭的那條葱 —— 原來鄭若驊已婚,她是潘鄭若驊。
 
 
這一兩年已極少細讀往往令人無比沮喪的時事,鄭若驊任司長也只是略看標題,感覺上她好像單身。我不知司長的婚姻狀況算不算是私隱,公眾是否沒必要有這個知情權,她之前確是不曾公開提過或發放過新聞稿她有一個名潘樂陶的丈夫,視覺上她一直似足一個忙碌不堪的單身女性,所以傳媒或大眾對她沒有另一半的身份都 no question asked,不作他想。
 
我很好奇在鄭若驊出任律政司這個劇本,原先的構思究竟有沒有預留「丈夫」這個角色?如果有,是安排在甚麼時候登場?在另一劇本林鄭月娥的丈夫即使絕少曝光,但day one已很清楚交代她有丈夫及兩個孩子,在劇情所需時林鄭丈夫也總會配合客串一兩個鏡頭。而潘鄭的劇本如今一下子被僭建這樁突發新聞打亂了大綱,被迫要供出個丈夫,或要他提早出場了,我摸不著頭腦的是,這段婚姻為何如此神秘、隱晦?在現今太多陰謀的世代,我沒法不質疑這葫蘆背後賣的是甚麼藥。
 
 
據新聞報導原來他們夫婦各自擁有一間相隣的獨立屋,中間開了一道可互通的暗門,方便進出,例如當想到要同枱吃飯之類,也無需出外,開門行過鄰屋就是。
 
確是相當 ingenious 的巧安排。我記得以前和方盈聊天發白日夢,講到冇嘢講時就扯到婚姻生活,方盈說最理想不單夫婦應該分床睡,更要分房睡!對於打得火熱的愛侶來說,這是不可思議,但對於一眾婚姻失敗或沒機會結婚的局外人,可能是給我們酸葡萄心理的一種補償和平衡吧,一向 proper 的方盈她分房睡的理據是:就算最親密關係也要保持某程度的個人私隱及空間,她不想身邊人見到她睡覺時一些不由自己控制的「不雅」舉止,例如打鼻鼾,或睡醒時仍睡眼惺忪,頭髮凌亂兼有口氣,其實她的想法也有道理,但畢竟在我們小資產階級的出身和價值體系中,分房睡已屬奢侈極限,怎會再進一步想到分屋住!假如方盈仍在生,必然叫好,鄭若驊和丈夫「分屋住」不正好實踐了方盈心目中理想婚姻安排的終極版本?
 
 
不過以傳說中鄭若驊忙瘋了的工作量,那道互通的暗門她有時間用嗎?那道暗門究竟開過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