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園不止一間飲勝吧                                                                 20179                     立場新聞

 

 
 
 
最近很多渠道都有飲勝吧「復活」的宣傳。
 
飲勝吧是位於銅鑼灣已拆卸的利園酒店一間聽歌的 cocktail lounge,酒店原址建成的利園九月份在它商場搞了一個 pop up 活動,聽聞是仿原件再砌搭出當年這間酒店的地標,至於仿真度有幾高,要它以前的忠實擁躉作判斷了,但那不是我,我是九龍人,絕少光顧這間酒吧。
 
飲勝吧 pop up 版
 
然而對它的印象如此深刻不是無因,陳懿德(Esther Chan)曾是此酒吧的駐唱歌手。在六七十年代,本地歌壇冒出了兩個新人葉德嫻和陳懿德,都是菲籍音樂大師 Vic Cristobal 的門生,兩個都以唱英文歌為主,當中陳懿德選曲比較另類,愛用爵士腔演繹較冷門的歌曲,cover 了不少 Bossa Nova 樂手像 Sergio Mandes 的曲目,香港居然有這樣一個歌手我確曾趨之若鶩。
 
原版飲勝吧
 
1972 年夏天白韻琴有幾次邀約我上她當時丈夫 Andrew Kwong 家族的遊艇遊船河,陳懿德也是其中一位座上客,談到音樂大家就十分投契,跟住那個夏天就多次上飲勝吧聽她唱 Live。三年後我重回香港時,陳懿德已引退不知所終,從此再沒有聽到她的消息,我與飲勝吧的緣份亦告終。
 
                                                                             七十年代的陳懿德
 
但利園給我的 impact 遠不止一間飲勝吧,在記憶中,我小學快升中時開始自行離開自己居住的區域,坐巴士、小輪,去港九其他不同地方探索,曾流連到銅鑼灣利園一帶,行經利園酒店那座大樓,它前面向著希慎道的一段行人路竟不是我們平常見到一般的油柏路,整段路皆鑲上以藍為主色有圖案的階磚,是一次有生以來從未嘗過的美學經驗,說高級不如說是見識到一種都會式的優雅情調,簡直有如去了想像中的歐美先進城市,我永遠都忘不了這個畫面帶來的震撼和嚮往。
 
奇怪的是,隨著今次飲勝吧復活,不少以前利園酒店的資料又再浮現,說酒店是在 1971 年建成。
 
                                             未拆卸前的利園酒店
 
如此說來我小五小六驚為天人的利園又是甚麼?是酒店未建前的另一座建築物?但為甚麼我腦海中印象深刻六十年代「利園」的 facade 和後來的利園酒店沒有分別?
 
難道是近來又經常提到的「曼特拉效應」?我的記憶時序混淆?或完全是自我杜撰出來的偽記憶?我是怎麽搞的?想落也感到一陣驚恐。
 
後來再在網上找,上了它「地主」希慎的網頁,裏面有一張「利園」照片是攝於六十年代,只有五六層高,再對比後來的利園酒店,發覺原來並沒有把原先的舊利園拆除來重建一座全新的酒店,而是保存原先的舊利園,再在上加建十多二十層,又或者像半島酒店重建的方法,在原先大廈後面起多一座全新大樓,然後再打通將二合為一。
 
                                                                                     未建酒店前的利園
 
所以地下最低那幾層一直都沒有改變過,亦終於解釋了我在記憶中的六十年代竟會回到未來,看到 1971 年才建成的利園酒店。疑團解開後才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