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港姐令我礙眼的兩點                                                              20179月             立場新聞   

 
 
 
「聽說她是西瓜刨個孫女。」也不知這樣一則網上留言如何流傳到我處,「她」當然是指今屆香港小姐雷莊𠒇,不過她應該不會是西瓜刨的孫女了,但曾孫女,哈哈,卻有可能。
 
                                                                     西瓜刨
 
她受到的惡毒抨擊可謂空前了,其實賽果叫人嘩然,質素更差劣的冠軍,過去港姐選舉不是未見過,但可能在沒有互聯網的年代,市民大眾缺乏發表意見的渠道,謾罵聲不那麼容易傳千里,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發夢都估不到今屆評審(起碼公開的部分)之是但、兒戲及荒誕程度竟遠遠拋離那些搞笑、遊戲節目,相信不少留言人只不過是將他們對今屆評判方式之不滿宣洩在經這個賽制產生的冠軍雷莊𠒇身上。
 
 
觀眾也不是蠢到奢望什麽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但怎都要有一些看似合理,可以接受的潛規則吧。我好像曾寫過,像科幻小說,明知是科幻,作者可以恣意發揮想像力,但要讀者接受,佈局、情節、人物總不能完全天馬行空,在科幻的 context 內,仍然要有其邏輯。明知這樣一個娛樂節目,公平公正是假象,假假地也需要交出一些有規有矩,尊重參賽者、觀眾以及電視台本身的賽制。
 
在螢幕所見,評審過程之求其和胡亂,在紙媒、網媒,或個人面書已有無數評論力數其種種荒謬之處,當中有兩點特別令我礙眼。
 
節目中有兩三個環節由評判就地正法,即場淘汰或保留候選者繼續玩,過程是評判團各人逐一講出他們要入或 out 的人選,這樣的安排極不公允,排在較後表態的評判已知道初步結果,很可能改變他們原先的心水(例如明知自己的選擇無希望而改選他人,或故意製造叮噹馬頭幫節目加強緊張懸疑氣氛),記憶中 TVB 以前不少遊戲式節目,嘉賓要預先將他們的選擇或答案寫低,揭曉時無論如何排序,他們都沒得隨形勢有變而改口,不明白今次一個大型節目,怎反而任由評判隨口噏。
 
 
而鄭裕玲一人手持「決定性」、「操生死」的兩票,已狂遭非議,不過既然是預先聲明的遊戲規則,也無可厚非,亦奈佢唔何,只難為 Do 姐兩面不是人。
 
我沒看過先前港姐的宣傳,只是節目當晚在家好奇看看,得到的印象是這群評判好像身兼兩重身份,除了評判,之前的受訓期他們每人都要負責「培訓」一名參賽者。決賽當晚凡是圈在淘汰/入選環節的參賽者,她們的「導師」要避嫌,沒得投票,唯獨每次去到 Do 姐那決定性兩票時,卻享有不需避嫌的特權,而她的愛徒又總湊巧地站在台上,觀眾無法不產心生問號,她決定性的兩票會否帶主觀因素,有相處日久的感情分?推到去最盡,假如手執兩票的是雷媽媽,她會投給別人而不是她的女兒嗎?
 
 
鄭裕玲究竞真的如此地位超然,抑或是給香蕉皮佢踩?在這個蘇菲的抉擇,她投自己人固然有偏私之嫌,但假如她大義滅親投給他人,不就間接承認她的培訓不足,比不上其他「馬房」嗎?唔輸得的鄭又怎會這樣做?
 
其實不如索性交由,譬如余詠珊,作終極裁決,雖然都是無綫玩晒(想深一層,它自家節目它確實絕對有權玩晒),但起碼可以免了鄭裕玲做醜人犯眾憎。
 
                                                                         余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