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打印此頁】

John Waters Bad Taste            1992 5/6            號 外

 

 

 

時至今日在《號外》講 John Waters 會不會遲了二十年﹖ 

 
唯一的藉口是 John Waters 的電影從不曾在香港上映過﹐所以寫來意義不大﹐讀者看了根本無從印證﹐頂多是給機會作者自己演嘢﹐ego 澎漲一番罷了。但時移世易﹐今日有了影碟這樣發明﹐很多以前我們沒有途徑接觸的電影 (如三四十年代的荷里活製作﹐甚至一些意想不到的冷門電影) 現在在 video shop 都有得租借﹐而 John Waters 居然也有三部作品的影碟版本在香港出現﹐加上他的風格是那麼的「另類」﹐那麼的絕無僅有﹐實在是有公諸同好的絕必要﹐所以即使是遲了二十年﹐也是值得的。 
 
John Waters 的作品﹐印象中可以數出來的有《Mondo Trasho》、《Pink Flamingo》、《Female Troubles》、《Polyester》、《Hairspray》及《Cry Baby》﹐各位﹐如果你看了以上的片名﹐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反應﹐或許 John Waters 真的不是你杯茶﹐你大概也無須花時間讀下去了﹐但假若這些片名會令你覺得過癮﹐對你好像有某種吸引力﹐John Waters 可能是一片新大陸﹐叫你喜出望外。 
 
我第一次接觸他是在七十年代初期﹐我還在美國唸大學﹐有次學校放映一部電影叫《Mondo Trasho》﹐當時我對它的導演 John Waters 真是一無所知﹐或者也是它片名不知怎的打動了我的潛意職﹐就矇查查買票入場﹐但我造夢也想不到我跟著見到的東西。 
 
Mondo Trasho》真是不折不扣的垃圾精華﹐黑白低成本粗製濫作不在話下﹐更主要是它每一細節都 bad taste 得可以﹔女主角是一個起碼超過三百磅的大肥婆﹐穿著那種五十年代十分誇張身材珍曼絲菲式的服裝﹐配上同出於那個年代過度妖艷的化妝和髮型﹐還有唇上隱約可以看見的汗毛﹐駕著一輛五十年代超巨型的美式開蓬車﹐簡直是將 trashcamp 共冶一爐﹐而劇情﹐剩下我隱約記得的,亦同樣老套、粗俗、無聊﹐甚至令人作嘔﹐印象深刻有一場是那個肥女人拿一籃衣服去自助洗衣店洗衫﹐突然聖母瑪利亞 (由一個女演員穿著平常在教堂看到的聖母像那類服飾﹐連同頭頂上那圈光環也一式俱備) 在洗衣場顯靈﹐你說荒謬不﹖最要命是其後我才知道原來那個肥婆是男扮的﹐藝名叫 Divine﹐「她」是 John Waters muse﹐以後 Waters 每部電影 Divine 都有份演出﹐直至兩年前「她」逝世為止。 
 
 
在七十年代初期﹐我踫到《Mondo Trasho》時候﹐我的價值觀、審美標準﹐完全是由英瑪褒曼、安東尼奧尼、高達等大師的電影所培養出來﹐在心理上我怎也沒有準備會踫到這樣一部既非藝術﹐又和一般娛樂片截然不同的怪片﹐最令我震驚和不安的是﹐在心底深處﹐我竟然有一絲 enjoymentI really got a kick out of it﹐對當時的我來說﹐這個「禁果」是不能接受的。他跟著的一部作品《Pink Flamingo》﹐小標題叫 An Exercise in Bad Taste﹐其中有「女主角」Divine 食糞的場面﹐這部影片在我唸書的城市演了好幾年周末午夜場﹐依然賣座不衰﹐我也忍住不去看。 
 
到了如今﹐人早已比當年成熟﹐不再文化白鴿眼﹐能夠欣然﹐不以為羞恥地去接受和享受各種不同層面的事物﹐當然我不能說 John Waters 在影史上有什麼殿堂地位﹐但對某些人來說﹐他的電影的確是十分的過癮﹐他對 bad taste (特別是五六十年代的浮誇) 的心得﹐恐怕亦無人能出其右。 
 
                                                              Hairspray 的原裝版本, 1988
 
簡單一句﹐John Waters 的創作元素是 camp bad taste go hand in handcamp 在本地狹義的解釋是男人行為女性化﹐但其實 camp 絕不止如此﹐camp 是一種 acquired taste﹐一種 attitude、姿勢、心態,《號外》十多年前已有專輯探求 camp 為何物﹐並轉載了 Susan Sontag 的經典名作《Notes on Camp》﹐在這裡我不再多講了﹐拿 John Waters 的電影做例子﹐在《Hairspray》一片中﹐Debbie Harry (樂隊Blondie的主音歌手) 和她的女兒﹐Divine 和她的女兒﹐分別都穿上 mother & daughter look-alike 的同一服飾和髮型﹐又或者 Debbie Harry 那頭高無可高﹐巨無可巨﹐裏面藏有計時炸彈的誇張六十年代髮型﹐正是 classic camp
 
 
 
而銅錢的另一面 —— bad taste﹐亦是 John Waters 的拿手好戲﹐在另一部電影《Polyester》的開場﹐Divine 穿著內衣 (是超巨型的白色乳罩)﹐在梳妝檯前用電動器修鼻毛﹐剃鬚﹐刮腋毛﹐不是 bad taste par excellence 是什麼﹖或者在同一片中﹐他拍 Divine 在馬桶撒尿 (在《Tie Me UpTie Me DownAlmodovar 也用上了﹗) ,又或者 Divine 2 公升的可樂一瓶一瓶往口裡灌﹐又或者 Divine 在高級時裝店將嘔吐吐在自己的手袋裡﹐一般人未必會受落﹐但有一撮人 (而且這一撮人的數目應該是越來越多﹐不再是一小撮) 會看得津津有味﹐甚至片中幾個要角十分「業餘」的生硬演技﹐也成為 comedy 的一部份﹐為什麼﹖ 
 
 
我覺得最主要是在 John Waters 處理 bad taste 的態度﹐香港有很多電影﹐無論是內容上﹐技巧上或視覺上﹐都是 bad taste 得很﹐但他們的創作人根本不會覺得這些作品是 bad taste﹐他們覺得那是合理的﹐正常的﹐他們對現實的認知原本就是這樣﹐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 John Waters 不同﹐他對 bad taste 有著 connoisseur 般的鑽研﹐他明知是 trash﹐卻偏偏喜歡 trash﹐他的電影是 celebrationelaboration & magnification of trash﹐他把 bad taste 當成一種美學﹐在這方面﹐他和 Jean-Paul GautierMuglerMoschino﹐甚至 Lacroix 的時裝哲學是十分的相近﹐不過 John Waters 早了二十年。 
 
                                                                       Cry Baby with Johnny Depp
 
你們如有興趣看他的電影﹐最近期由 Johnny Depp (Edward Scissorhands》主角) 擔正的《Cry Baby》最商業化亦最馴﹐不過單看片頭打字幕時映著那群中學生排隊打防疫針的各種怪表情﹐已精采非凡﹐《Hairspray》是 John Waters 流入 mainstream 的第一部戲﹐比較市面一般商業片來多些 bite﹐不過比起早期的作品﹐亦顯得 mellow 多了﹐《Hairspray》是 Divine 死前最後一部電影﹐在片中已老態畢現﹐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反而技巧和製作都十分組糙的 81 年作品《Polyester》最具 John Waters 的特色﹐「大路」性和娛樂性可能遜於前二者﹐但講 bad taste﹐它是坐冠了。 
 
很多人對 bad taste 嗤之以鼻﹐或者愛擺出「超然」的態度去嘲笑它﹐以顯示自己的高級和品味﹐像近年時不時城中「名人」就會開些 bad taste 派對﹐然後大家穿上 Diane Freis 赴會﹐但我總覺得像 John Waters 那樣明白了 Bad Taste 是什麼一回事之後﹐仍然那麼 innocent 地迷戀它﹐enjoy 它﹐而不是去 dismiss 它﹐排斥它﹐不也是很可愛的 attitude
 
 
                        Female Trouble - 慶祝聖誕片段 (youtube)
                        Walk Like A Man - Divine MV (6.cn)
                        Divine 唱歌 - Shake It Up (新浪)
                        DIVINE - the queen of queens - A tribute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