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打印此頁】

TVB 排位論文         1987 9         號 外

 

 

 
前些日子﹐香港無線電視拍了一個慶祝公開啟播二十週年紀念的宣傳片段﹐動用了全台大小藝員數以百計組成一個人海台徽﹐舉旗飄舞﹐可以說是難得一見的大場面。試想﹐要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集合全台那麼多藝員﹐還要編排他們站的位置、指揮他們的演出﹐談何容易﹖非要有很大的魄力﹐組織能力﹐最重要是有「說服力」令到個個藝員準時現身﹐絕對服從指揮﹐才可以完成任務。在這方面﹐TVB 今次真是充份表現出一個大機構的本色﹕計劃周詳、樣樣都安排妥善﹐有條不紊。可能在 TVB 軟硬兼施之下﹐大小藝員﹐即使有些明知自己是做陪襯品﹐也不敢缺席﹐全部依時露面﹐個中感受是酸是苦﹐只有他們每個人心中才知道了。
 
作為一個無聊的局外人﹐我最感興趣是TVB究竟是怎樣去編排它旗下藝員在這個大徽號所站的位置﹖誰站在最前面最中央﹐誰站最後﹐最邊﹖我相信像這樣的大場面﹐電視台一定不會靠即興--在現場定會引起相當的混亂和鼓譟﹐所以我相信﹐如無意外﹐TVB 必然早已設計了一個藝員位置分佈圖﹐預先﹐或在拍攝當日﹐每個藝員分派一張﹐各人按圖去找自已的名字和排位﹐然後就秩序井然地各就各位去完成這項「偉舉」。
 
 
問題是﹕這份「藝員位置分佈圖」究竟是由何人制定的呢﹖是邵逸夫﹖陳慶祥﹖抑或是那位好像有無上權力的林馮美基女士﹖又抑或是一個由「高層人士」組成的小組去研究、分析各藝員的受歡迎程度﹐再配合公司未來的捧人政策﹔經過民主 / 協商﹐才編訂出現時這個排位表﹖
 
還有﹐這個排位表又究竟去到幾詳細﹖它是否只是制定站在最前面幾行的當紅藝員的位置﹐其餘由剩下的二三四五線各自搶位﹖或者是每個位置﹐連最後尾最角落的「lah 史」位﹐都預先有安排﹖
 
而藝員們收到這份排位表時﹐又會有何反應﹖排到最後面那些﹐可會心心不忿﹐覺得好「冇癮」?但排在最前面、最正中、最搶眼那幾位﹐又會不會就此而暗自慶幸﹐沾沾自喜呢﹖依我看來未必﹐我覺得在這些「排名份先後」的場合﹐大家都變到十分敏感﹐沒有一個人會完全滿意自己的位置﹐像汪明荃、鄭裕玲、何守信、這些皇牌﹐他們佔的位置是最「冇得頂」了﹐但他們除了覺得這樣的安排根本是「好應份」之餘,也可能在暗底下擔心被站在旁邊的搶鏡頭。
 
其他的更不用說了﹐「排前一行得一行」是常人的心理﹐上官玉可能會奇怪怎麼自己會站得後過佩雲;賈思樂分分鐘完全唔明為何程思俊居然佔到一個較正中的位置﹐而戚美珍或許也很不滿意公司怎安排她「攝」在後她幾屆的訓練班同學之間。
 
 
儘管大家心裏各有各的牢騷和不滿沒有發出來﹐畢竟這個宣傳片段是拍出來了﹐並且在電視上播放過了﹐看完這個宣傳片段之後﹐相信其中不少藝員又會有頗強烈的反應﹐原本以為今次實冇死的﹐分分鐘會轉為憤怒﹐而當其時「好冇癮」那些﹐可能又塞翁失馬﹐化嗔為喜。無他﹐不要忘記﹐攝影機是有 zoom 鏡頭的﹐這些 zoom 鏡頭隨時可以將那些站在不為人留意的角落的藝員拉入畫面﹐另一方面﹐站在最前線﹐以為萬無一失的﹐其中有幾個竟然連一個中鏡也分不到﹕歸根到底﹐究竟怎樣才算最公平﹖幾百個藝員﹐幾百萬觀眾﹐各有各的看法﹐我相信永遠都找不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公論﹐TVB 現在這樣似在有意無意之間「關照」其中一小部份藝員﹐只好說這一小部份人得到幸運之神的眷戀了。
 
配合慶祝二十週年﹐除了這個宣傳片段之外﹐TVB 又出了一本「共創根基二十年」的紀念特刊﹐這本特刊的封面封底﹐前前後後一共登了六百多位歷年來的藝員包括一些不再出現在螢幕的老臣子﹐這本特刊又確實做到一點令人不勝唏噓的效果。
 
當然無線的主要目的只是利用這六百多人的集體力量來製造聲勢﹐顯示 TVB 的實力﹐對這群藝員總好像缺少了應有的尊重。這六百多人當中﹐很多熟口熟麵﹐但觀眾從不知他們叫什麼名字﹐有的名字我們忘記了﹐有的連面孔也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如果無線能藉此機會﹐一次過將這六百多人連同他們的名字也一併刊登出來﹐讓我們按圖索引﹐溫故知新﹐豈不會令到這本售價不菲的特刊更具價值和意義﹗
 
感覺上﹐這個歷年藝員大集會﹐好像已一網打盡了所有以前參加過演出的藝員,但仔細研究﹐就會發覺不少漏網之魚﹐像﹕
 
林燕妮 (樂聲姻緣)
詹小屏 (星光晚會)
余杏美 (青年節目)
亞美娜 (怎可能只有仙杜拉﹖﹗)
上官筠慧、容玉意 (得其利是劇場)
唐納、鍾叮噹、野峰、棠棠 (歡樂今宵)
陳鳳連 (永安幸運輪)
雷潔心 (花王小姐)
捷成小姐 (忘記了她的名字)
檸檬…………..
以上諸人﹐是 TVB 忘記了他們﹐或是找不到他們的照片﹐又或因篇幅所限﹐「恕難盡錄」﹐只好犧牲這些較次要、較早期的藝員﹖特刊沒有特別註明。
 
當然﹐無線的寵兒﹐那些 cream of the crop 自然是雲集在特刊的封面﹐次一線的放在封底﹐再「次」﹐或過氣的則在封底之底﹐「排位」這門學問顯然並不限於那次全台總動員的宣傳片﹐是經常都用得著。
 
試看﹐大家同是在封面﹐排位仍有「好位」、「壞位」、「主位」、「副位」之微妙區分﹐佔最有利位置的﹐應該是團團圍住中間 TVB 那個 logo 的十多位當紅藝員﹐此外﹐黃色背景的 (即由許冠傑 / 呂良偉那一行至到石堅 / 鄧碧雲那一行)﹐因為色澤醒神﹐所以也較其他的來得搶眼。
 
然而﹐這群「寵兒」雖然同樣有封面出﹐但被「選中」的前因後果卻各有不同﹐他們是不是真的這樣「得寵」﹖抑或每個人背後都有著辛酸的一面﹖有些能在封面出現﹐是無線乃念他們的功勞或 seniority ﹐面子俾到足﹐像李香琴 / 譚炳文 / 石堅﹐以至謝賢 / 曾江 / 狄波拉﹐還有兩個元老歌星 —— 羅文﹐葉麗儀﹐無線今次對他們都算認真唔話得了。
 
有些能夠上到封面﹐是他們多年來默默耕耘﹐辛苦搏取得來的成果﹐像林建明、歐陽佩珊、盧海鵬就是其中一些實例﹐無線也總算 acknowledge 他們的努力。
 
有些藝員﹐早已成為 TVB 的象徵﹐TVB 有什麼喜慶﹐大場面﹐都少不了他們的份兒﹐封面又怎可以沒有他們﹖我意思是指汪明荃、何守信和沈殿霞這些。
 
還有一些﹐因為他們的知名度和受歡迎程度實在太高﹐所以即使沒有太大利用價值﹐即使無線百般不願意﹐也不得不擺在封面壯聲勢﹐像周潤發、張曼玉、小鳳姐、許冠傑、阿倫、Leslie 等就是其中的表表者。而可憐的劉德華可能是因與TVB冷戰,就去不到這個地位﹐被貶到不知什麼地方去。
 
 
至於無線訓練班出身而又能擠身到封面的那一群﹐其中只有呂良偉、任達華、陳玉蓮真正令人感到他們的地位超然﹐有大將風範﹐林敏兒和戚美珍是尷尬人物﹐至於其餘那些我們連名字也叫不出的青春派﹐應該是 TVB 未來準備力捧的一群了﹐奇怪的是居然見不到林俊賢出現在封面﹐難道無線已預先查到他會移民澳洲﹖
 
至於《城市故事》那群演員大部份有封面上﹐切勿沾沾自喜﹐無線捧的是《城市故事》這個節目﹐而並非這群藝員﹐將來一天沒有《城市故事》﹐也就沒有他們。
 
至於被拚棄封面以外的數百名新舊藝員﹐其中有幾個我覺得相當有份量﹐照計應該輪得到上封面的﹐但偏偏又入不到﹐他們是﹕
 
李琳琳 —— 既然那次總動員拍 promo﹐李琳琳可以站在最前面第一線側﹐在這本特刊裏為什麼又不能爭到一個較有利的位置﹖
 
鍾保羅 —— 除了何守信之外﹐鍾保羅是無線目前最有 charisma 的司儀﹐理應受到力捧才是。
 
盧大衛 —— 一名老臣子﹐after all 最近在「歡樂今宵」他是和阿姐平起平坐的。
 
廖安麗 / 余綺霞 ——兩個永遠的 EYT 二幫王﹐雖無功也有勞。
 
以上各人﹐絕對有條件代替封面的余文詩以*被圈住那幾位無名氏。
 
講開余文詩﹐她和封面另外一個女人劉嘉玲帶給我一點啟示﹕中國女人戴帽好少有戴得好睇﹐她們絕對不是例外。
 
還有一些冇封面上的藝員﹐可能因為他們本身實在有著一定的知名度、實力或光芒﹐無線總算肯別出心栽﹐另闢途徑去幫助他們吸引讀者的注意力﹐像﹕
 
擺李琳琳在封底的角位﹐似乎總比擺在人堆中間來得較矚目。(而余慕蓮佔到另一個角位﹐又是不是有著同一作用﹖)
 
此外黃淑儀、李司棋緊靠在一起﹐許冠文、葉德嫻、張學友形成鐵三角﹐狄娜、俞琤、黃霑、馮寶寶直落一穿四﹐似乎都充份利用到埋堆後所產生的互相反射作用﹐大大加強了他們的光芒。
 
黃霑一向給人的感覺都好像是無線的寵兒﹐無論他是在台上叫或在台下笑﹐總之﹐好像所有的大型節目「冇佢唔掂」﹐如今他的照片佔不到一個較有利的位置﹐是否表示他在無線心目中的地位日益下降﹐又黃霑的伴侶林燕妮甚至芳縱杳然﹐是由於她現時的地位﹐身份太高﹐高到無線不敢將她和阿姐等人並列﹐抑或是一時疏忽﹐漏了她﹖
 
以下還有一些看了這些照片之後所引起的個人感想﹐寫下來和各位分享。
 
() 芸芸港姐冠軍﹐只有一個謝寧上到封面﹐是憑她的演技﹖綠印﹖田園氣息﹖或是她的鋼琴造詣﹖
 
() 看到一大堆 sort of 青春﹐而又陌生的面孔﹐就覺得歷年那些訓練班訓練出太多人了。
 
() 多得與TVB簽的合約﹐萬梓良在這本小小的特刊裏的排位居然威過周潤發﹐相信他自己也意想不到吧。
 
() 圖片中赫然見到潘迎紫﹐她可曾是 TVB 的藝員﹖我倒想不起來了。
 
() 歷屆新秀以杜德偉佔的位置最搶眼﹐梅艷芳和呂方次之﹐文佩玲和張偉健再次之﹐這樣的安排並非表示杜德偉最紅﹐而是他最被力捧。
 
() 歌星中﹐陳百強不但上不到封面﹐連封底也輪不到﹐似乎有點不公平﹐相反來說﹐鄺美雲出到封面﹐又有點那個。
 
() 趙雅芝有得上封面﹐高妙思有得上封底﹐是 TVB 俾足面的另一例子。
 
() 劉德華和黃杏秀不知「充軍」充到什麼地方﹐是無線唔俾面了。
 
() 最令人感嘆是黃日華﹐和他同期﹐或比他後期的小生如湯鎮業、苗僑偉、劉德華等都相繼離去﹐在影圈另謀發展﹐「搵真金白銀」(他們如是說)﹐而黃日華多年來仍忠心耿耿﹐做無線不二之臣﹐到頭來﹐又好像在無線再三考慮取捨之後﹐勉強把他搬上封面﹐和其他受力捧的青春派並列﹐個中滋味﹐我們可能感受到其萬一。
 
() 最後﹐如果這特刊印遲一個月﹐相信謝賢、狄波拉、唐麗球等人已上不到封面了。
 
 
※ 後按現在才知道「幾位被圈住的無名氏」當中竟有周星馳,太失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