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打印此頁】

乜都敢死是「無雙譜」可愛之處           1981 7            號 外

 

 

 
「無雙譜」是近期唯一令我晚上出外時會覺得有需要去錄影的節目。
 
「無雙譜」吸引人的地方 …… 只要你把它和現時在中午重播的「民間傳奇」作一比較﹐就會馬上明白。
 
尤其是看厭了最近一連串辛苦經營﹐毫無新意、自我封閉﹐千篇一律的「寫實劇」之後﹐「無雙譜」的及時出現的確能夠給人一種|鬆縛」的快意。它的 high spirit、活潑、俏皮、奔放、幽默、諧趣、機智、情感﹐都使人看得如沐春風﹐愛不釋手﹐有如珠玉紛呈﹐花多眼亂。
 
比近期的電視劇﹐「無雙譜」的 visual power 是空前的豐富。我不是說它的視覺風格有品味﹐說實話﹐講到民間故事﹐品味 is not the issue 。我只是十分欣賞編導帶給我們那種目不暇給的樂趣﹐其實﹐它裏面的視覺素材並不是每一項都因得準、做得對﹐但它勝在夠多﹐有如走馬看花﹐快到你連細看細想的機會也沒有﹐又憑什麼去挑剔它的缺點﹐况且﹐編導的心思﹐的確是收到效果﹐並沒有白費。
 
 
首先﹐三個故事的三個女主角李琳琳、姚煒和李司棋每人都是分飾兩角﹐已是十分奇特﹐其他像湯鎮業那頭十分「controversial」的劉海﹐姚煒的近視眼﹐男李琳琳的粗眉﹐李司棋和黃允財的七彩隱形眼鏡﹐還有那些蝦兵蟹將、各種古靈精怪的法術﹐古代的敲擊樂器﹐會演戲的飛鳥等﹐都能替我們早已熟悉的劇情帶來一份新意﹐添多一些奇趣﹐增加了它的神話色彩。
 
我特別欣賞編導的不拘小節﹐不會被傳統的敘事形式所約束﹐大膽把三個故事的人物調來調去﹐互相穿插﹐除了令到觀眾覺得新奇之外﹐更替全劇帶來一種立體感﹐避去了民間故事通常那種平舖直敘的弊病。
 
很多人批評「無雙譜」的格調不統一﹐但我本人最欣賞正是它這種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男不女的風格,唯有這樣才能達到真正 fantasy 的精神。看過「無雙譜」的讀者大概都會記得那艘載太子出遊的船﹐佈置得金碧輝煌﹐在濃霧中「航行」﹐完全是片場搭景的拍法﹐而另外一場關聰、陳欣健等人坐船出門﹐卻是出外景﹐在一隻行到海中央的小艇裡面拍﹐如果觀眾能接受這兩場戲在同一劇集出現﹐不會覺得不協調﹐那麼「無雙譜」就成功了。
 
「無雙譜」很多地方都令我想起了意大利導演柏索里尼的傑作「一千零一夜」(Arabian Nights)﹐「一千零一夜」是我看過所有電影當中唯一能夠出神入化地拍出〡古代」、「神話」﹐特別是「Myth」的味道﹐而柏索里尼能達到這個境界﹐就是他完全不拘考據﹐不忠於歷史﹐大膽運用一個藝術家最厲害的武器 —— 他的想象力﹐去創造一個 exotic 的消失時代。我相信「無雙譜」的工作人員絕對沒有看過「一千零一夜」﹐雖然在程度、境界、水平上﹐兩者有著很大的差別﹐但〡無雙譜」那種乜都敢死的創作態度﹐竟然和柏索里尼不謀而合。況且「無雙譜」只不過是一部電視劇﹐如果它的編導有多些時間、多些資本、多些自由﹐容許我浪漫一次﹐他們很有可能會拍出一部不至於辜負了我們寶貴文化遺產的作品。
 
 
還有一點我覺得很難能可貴的﹐是看「無雙譜」的時候﹐你會感覺到它幕前幕後的樂在其中。和其他的中篇 / 長篇劇不同﹐「無雙譜」的工作人員不單只是死搏死做﹐而是同時 having a good time ﹐大家都玩到盡玩得很開心﹐大家都能夠從中得到不少樂趣﹐他們的態度毫無疑問是極認真﹐但不會流於板起面孔﹐所以拍出來的效果是特別的 jolly
 
上次﹐看電視可以看得出幕前幕後的員工都是開開心心的﹐如無記錯應該是 ……「執到寶」。
 
(以上的文章﹐筆者是根據看了「無雙譜」頭五集﹐李琳琳做主角一段的感想而寫﹐但第六集之後﹐整個劇就像洩了氣﹐變得十分之沉悶﹐這又不是在本文範圍之內了。)
 
※ 請點擊這裡閱讀《女人就是女人》欄目內《李琳琳》一文。
 
 
相關參考﹕無雙譜第一集 (土豆網)
                       The Arabian Nights by Pasol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