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打印此頁】

终極武俠劇        2010 1 月        號 外

 

 

 
最近間斷地看了國內全新2009年版本的電視武俠劇〈倚天屠龍記〉拍得不怎算好﹐但製作認真真是無話好說﹐最令我雀躍歡呼的是﹕我們從小著迷金庸梁羽生「新派武俠小說」中的「意境」﹐以為只能印在自己的腦海﹐想不到隨著科技的進步﹐終於已差不多不止是止於想象﹐而可以在視覺上呈現出來﹐在螢光幕上見到
 
內地電視劇的製作水準實在是進步神速﹐才不過約十年前看改編自鐘書的〈圍城〉﹐真是沒有什麼吸引力看下去﹐記憶中視覺上是無比的簡陋﹐那些照明直接得叫人難以置信──好像用一盞大光燈直射著整個場景就算數﹐完全沒有光暗差別﹐更說不上有什麼層次和深度了﹐又像劉曉慶第一次演〈武則天〉大概也是十年不到的光景吧﹐畫面的唐代宮殿無疑是金碧輝煌﹐氣派十足﹐麗的(亞視) 馮寶寶那部簡直沒得比﹐但tacky得要命﹐更像羅湖商業城內充斥的A貨﹐只能遠觀﹐仔細留意就發現到「次」是無處不在給足機會像我這些不懷好意的人又蔑又笑。
 
然而這一兩年看的國內劇其中一些﹐已完全不是這一回事了﹐像先前有幾部以漢唐為背影的歷史劇﹐佈景服裝古樸﹐色調也忍得住手絕不沾鮮艷﹐無懼深沉﹐畫面亦不再是一片光亮﹔既有著強烈分明也有循序漸進的光暗﹔立體感﹐氣氛都出來了﹐又像那套以明末為背景的〈大祠堂〉竟能拍到明代特有的精緻和簡約﹐近期〈當鋪〉把民初北京嚴寒時的樸拙氣氛捕捉到起碼令我們這群沒有類似經驗的人完全信服。
 
我們的〈宮心計〉在高清下﹐不要說那些與唐代無關的廣東咀臉了﹐單是那些色調、那些服裝、化粧、佈景…… 已羞死人
 
以前國內尚未開放、北京長安古都、江南小橋流水還可以在清水灣「影城」搭﹐然而要在香港找外景拍武俠片﹐又怎可能找到武俠小說中所描寫的名山大嶽就說去台灣、韓國取景﹐出來的效果也仍舊是差強人意﹐沒有想像中的氣勢。
 
 
國家開放之後﹐香港製作的武俠電影或電視劇。即使有些會返國內取景﹐給我的感覺也是只隨便去些熱門景點﹐就地取材交差算數﹐並沒有開拓我們的視野。反而大陸本身﹐隨著攝製水準日益提高﹐內地拍的武俠劇已愈見可觀了﹐記得初看李亞鵬/ 周迅的〈射鵰英雄傳〉﹐已有點驚為天人﹐然後經過了〈天龍八部〉、〈神鵰俠侶〉、〈鹿鼎記〉﹐以及最近胡歌/ 林依晨那套新版〈射鵰英雄傳〉等等之後﹐製作越來越成熟﹐以前香港引以為傲的打鬥動作場面﹐國內現時一點也不遜色﹐加上電腦特技一日千里﹐像新出這部〈倚天屠龍記〉﹐電腦除了能天馬行空地用於武功/ 掌風/ 輕功之外﹐更可以將色彩隨意調較﹐於是除了只有國內才找到的名山大岳﹐古剎寺廟盡入眼簾之外﹐還添多了一層奇特飄逸﹐在現實無法找到的色澤﹐盡顯武俠小說那個獨特世界的異采。
 
                                       金花婆婆                                                                                             滅絕師太
 
我不是說〈倚天屠龍記〉已經去到武俠劇的至完美終極﹐它的沙石還多著﹐有些選角不理想﹐有些服裝髮式仍覺俗氣﹐但它的確落重本拍攝壯偉罕見的外景﹐加上後期製作添潤﹐出來的視覺效果令人為之目眩﹐路是走對了﹐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可以稱之為「終極」的武俠劇一定會出現。
 
不過人的心理實在是很奇怪﹐其實我或你或每一個人心中泛起對武俠小說的感覺和感情都不盡相同﹐幾年前有一次我有機會和一些國內電視台的編導聊天﹐他們大概是三十多歲吧﹐當我說我頗欣賞李亞鵬周迅那套〈射鵰英雄傳〉﹐說它是我心目中在當時算是拍得最成功的武俠劇時﹐他們都不認同﹔他們心目至愛依然是黃日華翁美玲那套!我真是摸不著頭腦。後來我才明白﹐黃日華翁美玲的〈射鵰英雄傳〉是改革開放後第一批進入國內的外來片集﹐對當年那群一向只看到樣版劇的十多歲青少年來說﹐確是大開眼界﹐對他們沖擊之深遠實在難以估計﹐這些美好的少年集體記憶他們是無法揮去。
 
 
而我們對武俠小說的感覺何嘗又不是受很多客觀條件所左右﹐我在文集〈吃羅宋餐的日子〉曾寫過﹕
 
我記得小時候去街邊書攤租武俠小說﹐總會嗅到那些被無數人翻過的書本裡散發出來一股很特殊的氣味﹐而這種味在我的腦海裡﹐一直與武俠小說裡面的英雄俠女、傳奇事蹟分不開。後來買金庸修訂精裝本回來看﹐總覺不對勁﹐細想之下﹐發覺最大的分別是新本已沒有了以前那股舊書味﹐令到欣賞的程度大打折扣。
 
的確﹐那股舊書紙張散出的氣味在我腦海裡心坎中永遠是與武俠小說連在一起﹐另外在我心目中的武俠小說的每一個場面都是倚靠雲君的那些插圖再加以想像。
 
 
當年金庸的武俠小說在報章連載﹐每天都有一張由一個叫「雲君」的人畫的插圖﹐他的畫功很細緻﹐人物造型姿態美妙﹐在很大的程度﹐是雲君的插圖把我帶入武俠小說天馬行空的世界﹐後來金庸出合訂本﹐插圖改由王司馬和姜雲行操刀﹔王司馬其實畫得不錯﹐但總和我心目中的峨眉武當﹐東邪西毒扯不上關係﹐反而姜雲行負責那些較接近那些以前雲君的風格﹐有時我懷疑究竟姜雲行是不是雲君的化名
 
因為那些舊書的殘味﹐因為雲君的插圖已在我的記憶中根深蒂固﹐我相信即使現時的武俠劇無論進化到什麼程度﹐我大概會欣然去欣賞﹐甚至感激﹐但可能永遠也去不到我心目中的終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