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打印此頁】

蘇鳳也是五十年代神話一部份                               1979 5  

 

 

 

蘇鳳從來沒有絢爛過。 

 

從一九五六、五七年開始﹐她在電懋影業公司 (即現已倒閉的國泰公司的前身) 耽了差不多有十年的時間﹐始終都是穩站配角地位。當林黛、尤敏、林翠、葉楓、丁皓、葛蘭她們一個個竄紅的時候﹐蘇鳳依然是蘇鳳 —— 永遠的「第二女主角」﹐專門飾演第一女主角的善良的妹妹、同學、同事或者惹人同情的情敵。 

 

真的﹐蘇鳳從未試過演任何反派角色﹐她的戲路一直都是那末狹窄﹐演來演去﹐都是些沒有什麼性格或主見的端莊少女。問題是﹐蘇鳳實在太端莊了﹐端莊到連在單純的五十年代也不受落。 

 

我年紀小的時候﹐曾經拍過一些電影﹐在片場流連過一段時間﹐在我模糊的印象裏﹐蘇鳳姐姐比起尤敏姐姐她們﹐的確顯得很平凡﹐她沒有尤敏姐姐的清幽﹐也沒有李湄 auntie 的氣派﹐或者葛蘭姐姐的奔放、林翠姐姐的爽朗、葉楓姐姐的嫵媚及丁皓姐姐的伶俐。蘇鳳的面孔無疑是不過不失﹐但亦同時平平無奇﹐她的眼睛雖大﹐卻不怎樣明亮,顴骨雖高﹐就是沒有性格,嘴巴夠闊﹐可惜如何也談不上性感。有人說﹐可以在平凡中找到不平凡﹐但相信我﹐這句話絕不能用在蘇鳳身上。然而她就是憑看這些不夠的條件﹐在影圈中鬱鬱不得志地浮沉了十年。 

 

蘇鳳是在一九五六年被名導演岳楓所發掘的﹐那年岳老爺 (圈內人對岳楓的尊稱) 要拍一部全部由新人擔綱演出的《青山翠谷》﹐公開登報招考演員﹐結果一口氣簽了蘇鳳、丁皓、雷震、田青等人。可惜從開始﹐已注定了蘇鳳以後的配角地位;《青山翠谷》的另一女主角丁皓精靈可人﹐在片中搶盡鏡頭﹐使演戲時經常過分緊張的蘇鳳全無招架之力。之後她演《四千金》﹐光芒也盡給三位姊姊 (穆紅、葉楓、林翠) 搶去﹐在《空中小姐》中她碰着又唱又跳又放又醒的葛蘭﹐更顯得黯然無光﹐即使她在飛機上和雷震結婚那場重頭戲﹐也不能替她挽回一些風頭。後來她在《星星月亮太陽》裏面演那個小雨點﹐戲分更被減到可有可無﹐她的演戲生涯就是這樣靜悄悄地渡過了。 

 

在銀幕上的蘇鳳是配角﹐在現實生活中她也是配角﹐她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電影雜誌的封面﹐出外景時也從來沒有一大堆影迷圍看她簽名。在片場﹐當她和女主角演對手戲時﹐燈光師傅只順手拿測光表在她的面上測光一次﹐然後她要眼巴巴看看那個師傅替女主角測完又測﹐測完又測。當丁皓她們在片場都有私人的化粧間時﹐蘇鳳依然和其他的配角、閒角、特約擁在公用的化粧間裏﹐我相信那種滋味大概不怎樣好受。 

 

 

每年的亞洲電影節﹐蘇鳳例必是電懋代表團的成員之一﹐但即使有時她有機會上台領獎﹐亦只不過代表別人領些什麼最佳剪接、最佳錄音之類無關痛癢的小獎。也許她最光榮的一刻﹐是一九五八年﹐陶秦導演的《四千金》獲得最佳影片獎時﹐片中四個女主角﹐一人捧一個小小的金禾獎﹐神氣地站在一起合拍一幅宣傳照。那時候的蘇鳳剛入了影壇不久﹐還年輕﹐也許對前途還是充滿着憧憬。 

 

現在﹐聽人說每逢賽馬日﹐蘇鳳例必出現在會員棚﹐美國會的 box﹐有時和丈夫一起﹐有時丈夫出門﹐她也會自己一個人坐在那兒賭。至於和她同期入電懋的丁皓﹐多年前在美國自殺身亡的消息﹐相信大家都會記得﹐不用多說了。 

 

為什麼要提起蘇鳳﹖ 

 

 

假如我們把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初期電懋拍的那一系列風格獨特的影片比作古代神話﹐把當年的尤敏、葉楓比作 Venus of Milo 或者 Aphrodite of Knidos﹐那麼蘇鳳頂多只是 Pompeii 廢城一間房子裏面的一座小雕像。但不論是 Venos of Milo 這般著名的藝術珍品﹐抑或 Pompeii 城中的一座小雕像﹐它們都是具有同樣重要的歷史和考古價值。 

 

當懷念尤敏、葛蘭已成為品味象徵、派對話題之際﹐為什麼我們不可以照辦煮碗﹐拿蘇鳳來懷舊一番﹖

 

 

 

 

 

 

 

 

相關參考﹕

                       《四千金》 Our Sister Hedy (1957)

 

 

 

請點擊此處閱讀《我寂寞我徬徨》一文